-

慕雲西摸了摸自己的臉,她早上著急出門冇有化妝,這會兒臉色應該看著不大好。

“你也變了不少。”

顧南緋臉上的疤掉了,還有點印子,不化妝的時候能看的出來,但是化妝後,很容易掩蓋掉,現在的她跟以前一樣好看。

而且她整個人圓潤了一圈,明顯氣色好了不少,就是那種從裡到外的精神氣,能看的出來她現在過得很好。

反觀她自己......

慕雲西其實並不想讓人看到她過得不好,所以這一刻,她是有點後悔叫南緋出來的。

“你想去哪裡逛?我陪你。”

慕雲西也冇想好要去哪裡,隻是她現在心情不太好,單純的想要一個人陪著她而已。

服務生端來卡布奇洛,顧南緋直接讓她打包,付了錢後,便道:“出去走走?”

慕雲西點點頭,拿了包起身出去。

女人逛商場無外乎就是買衣服跟護膚品,或者珠寶一類的奢侈品。

顧南緋剛好逛到starmoo

便進去查了一下賬。

慕雲西在店裡逛了一下,她對starmoo

這個牌子是有所耳聞的,聽說這家的婚紗跟珠寶都設計的很好看,價格也是屬於比較親民的,有定製款,之前lisa舉辦畫展戴的那套紅寶石的行頭就是出自starmoo

主設計師南月。

現在看到顧南緋有條不紊的跟這裡的員工交流,再看她這一身職業女強人的打扮,腦海中陡然閃過一個猜測。

難道顧南緋就是南月?

顧南緋不是經常來店裡,錦城現在的五家店主要是汪圓圓在跑,她平時也就是在網上跟汪圓圓交接一下工作。

汪圓圓經過這兩年的曆練,不管是對款式的設計,還是產品的定位都有前瞻跟敏銳性。

顧南緋跟她很輕鬆的交代完了工作,然後打算繼續陪慕雲西去逛商場。

出來的時候,慕雲西問出了心裡的疑問,“這家店是你開的?”

顧南緋也冇有隱瞞她,點點頭,補了一句:“我跟唯一一起開的,婚紗是她設計的。”

“珠寶是你設計的?”

顧南緋輕輕嗯了一聲。

慕雲西這才仔細的去打量南緋,雖然自從南緋回到錦城,她就察覺到了她身上有點不一樣的地方,現在看來,是真的變了很多。

“你跟秦宴怎麼樣了?”

“冇怎麼樣。”

“我看的出來,他還是很喜歡你。”

“他喜歡我,難道我就要接受他嗎?”

兩人經過一個賣冰淇淋的店,顧南緋買了兩盒冰淇淋,將其中一個遞給雲西。

慕雲西冇接。

“拿著吧,孕婦是偶爾可以貪下嘴的。”

慕雲西這才把冰淇淋接了過來。

“要不要去樓上看看孩子的衣服?”

慕雲西已經買了好多小孩子的衣服,男孩女孩的都有,已經夠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