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誠摸了摸鼻子,無奈的說道:“這是周總的意思。”

慕雲西轉身往外走,直接去找周徹。

“慕小姐,您有預約嗎?”

總裁辦的秘書上前阻攔。

慕雲西心裡梗的更難受了,這纔多久,就從太太變成了慕小姐,這不是有人吩咐過了,打死她都不相信,周徹這個狗東西。

“讓開!”

曾秘書為難的看向趙誠。

趙誠使了個眼色,示意放行。

辦公室的大門打開,慕雲西滿臉慍怒的走了進去。

周徹正坐著辦公,鼻梁上還架著副淺金色的細邊框眼鏡,很有斯文敗類的氣質。

她停在他的辦公桌前,將包包重重的放在了桌上。

周徹抬頭看了她一眼,說了句散會,將筆記本合上,然後從旁邊摸起香菸跟打火機,點燃一支菸吸了一口後,才沙啞著嗓音淡淡的問道:“有事?”

“那份協議是你讓趙誠給我的?”

“協議簽了嗎?”

慕雲西有些不可置信:“真的是你的意思?”

“趙誠就代表我,有什麼你去跟他談。”

周徹按了內線的電話,曾秘書很快進來,“周總。”

“送客。”

曾秘書走到慕雲西跟前,“慕小姐,我們周總很忙,有什麼事情您可以下次再約。”

“周徹,你憑什麼讓我淨身出戶?明明過錯方是你,你跟蕭沐晚出軌在先,又拿我的親人跟朋友來逼我離婚,我跟你把離婚證領了,財產是你分配的,現在你憑什麼反悔?就算要淨身出戶,那個人也應該是你!”

男人唇間溢位冷冷的笑,伸手從旁邊抽屜裡拿了一個信封扔了過去。

“自己看看。”

慕雲西伸手拿起信封,打開來,裡麵是她跟邢驍的照片,她上了邢驍的車,邢驍拉著她走進餐廳,兩人坐在一起吃飯,這些照片她在微博上也都看到過。

而且微博上還科普了他們坐的位置是情侶專座。

慕雲西麵無表情的看向周徹,“我跟邢驍隻是普通的朋友,那天是偶然遇到的。”

頓了頓,她接著說了一句:“周徹,我們已經辦理了離婚手續,我跟誰吃飯應該跟你沒關係。”

周徹取下唇間含著的香菸,煙霧繚繞,瞧著她淡淡的笑:“普通朋友?”

慕雲西與他對視,扯了扯唇:“誰冇有過去?就算他是我的前男友,捉姦在床捉賊拿贓這個道理,周總應該懂,這些照片。”

她低頭慢慢的審看,紅唇勾出不屑的弧度,“不就是拉個手嗎?連個接吻的照片都冇有,周總想要將出軌的帽子扣在我的頭上怕是有點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