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宴正在外麵打電話,他手裡還夾著一支燃了一半的香菸。

青白的煙霧後麵男人的俊臉陰沉的可怖,沉鬱的黑眸若隱若著薄薄的戾氣。

聽到開門聲,他回頭看了一眼,立刻把電話掐斷了。

“小芒果呢?”

“睡著了。”

秦宴輕輕點頭,將手裡的煙掐了。

顧南緋站在他的麵前,看著他,突然開口:“秦宴,你知道今天是誰踢了小芒果嗎?”

秦宴點頭。

“慕雲西都跟你說了?”

“嗯。”

顧南緋紅唇勾起涼薄的嘲弄,“是不是除了我,其他人的話你都相信?”

秦宴看著女人眼裡不加掩飾的譏誚,靜默一會,他的聲音低啞了下來:“對不起。”

這三個字,他不是第一次說了。

在顧南緋耳朵裡,還真冇什麼分量。

“我對你的對不起不感興趣,你隻要告訴我,你還打算護著她嗎?”

“我會給小芒果一個交代。”

顧南緋這句話都聽得耳朵起繭了,所謂的交代不過就是幫那個女人逃脫罪責的幌子,她扯了扯唇:“我不接受她的道歉,這件事加上以前的仇怨,我一定會追究到底。”

秦宴點點頭,表示冇有任何意見。

顧南緋把自己的態度表明瞭,便不再搭理男人,轉身進去了。

......

酒店裡。

蕭沐晚被男人壓在身下狠狠的折騰著,低吟聲溢位唇瓣。

正在兩人享受這魚水之歡的時候,門鈴聲響了。

這一聲打斷了房間裡的火熱,段季禮打算起身去開門,被蕭沐晚圈住了脖子,送上香唇:“彆理。”

可門鈴不止一聲,叮噹叮噹的按個不停。

段季禮最終還是惱火的起身下床,套上自己的褲子去開門。

門一打開,看到門口站著一個女服務生,他不耐皺眉:“乾什麼?”

“先生,這是你們點的餐!”

女服務生要推車進去,被段季禮阻止,“我自己來。”

他以為是沐晚點的,直接推進去,把門關上了。

蕭沐晚被弄的不上不下,很難受,等男人一進來,她就催促:“你快點!”

“就這麼會都等不及了?”

段季禮滿臉調侃的再次上床,將女人重新壓在身下,“我跟周徹,誰更厲害?”

蕭沐晚可不想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可男人就是不肯罷休,在她最享受的時候,停下來了。

“你到底做不做?”

“我跟周徹,誰更能滿足你?”

這會兒女人隻想趕緊的解決完需求,催促道:“你,你,可以了吧!”

段季禮滿意的笑了,將女人翻了個麵,讓她跪在床上,正要用這樣的姿勢來一發,擱在床櫃上的手機響了。

蕭沐晚本不想管,可聲音一聲接著一聲,讓人著實很煩躁。

她伸手拿過來,看清螢幕上是誰打來的,有些慌張,推開男人起身。

“我接個電話,你彆出聲。”

段季禮已經看到螢幕上週徹兩個字,神色頓時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