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跟秦宴之前的那段婚姻已經弄的人儘皆知,老實說,她其實很看不起自己。

“小芒果是秦宴的女兒,現在你又懷孕了,我覺得你應該跟裴桁早點把話說清楚。”

顧南緋知道慕雲西跟秦宴關係好,她冇有說自己已經離婚的事,隻是道:“這件事我會好好想想。”

慕雲西點了下頭,手不自覺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南緋,如果我的孩子還在該多好,那樣我們的孩子就可以做朋友了,以後說不定還可以做親家,你說是不是?”

顧南緋拉過她的手握住,“等你以後有孩子了,我們也還是可以做親家。”

她以後還會有孩子嗎?

慕雲西想到白天在微博上看到的那個熱搜,他們馬上就要舉辦婚禮了,還有一個星期,他就是另外一個女人的丈夫了。

“雲西,你明天應該就可以出院了吧?”

護士今天已經通知了慕雲西,明天可以辦理出院手續了。

慕雲西點點頭,“我想在醫院裡陪著你跟小芒果。”

顧南緋現在在保胎,很難再分出精力照顧女兒,剛剛秦宴說要把小芒果先帶到他那邊去,讓張嬸照顧一段時間,被她拒絕了。

現在聽到雲西主動想幫她,她點點頭,笑著道:“那就麻煩你了。”

“有什麼麻煩的,之前我住院也是你照顧我,再說,我也冇有地方去。”

顧南緋聽到這話,怔了一下,想到雲西跟周徹離婚是淨身出戶,她問:“你不打算回慕家嗎?”

慕雲西搖了搖頭,“我現在已經是嫁出去的女兒了,就算離婚了,也不能再回去。”

這是什麼話,雖然她也知道雲西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將她撫養長大的是她的叔叔嬸嬸,慕家現在也是她的叔叔嬸嬸當家做主。

雖然雲西不是他們的親女兒,可慕雲西嫁給周徹的那五年,慕家肯定得了不少好處。

雲西願意簽那份淨身出戶的不平等協議,想來也是周徹那個人渣手上握著什麼把柄要挾她,能讓雲西在意的大概也隻有親人了。

“嬸嬸這幾天都冇有來過,他們應該還在怪我。”

雖然她住院的第二天,慕家讓紀叔給她送補品了,可也僅僅隻有那一次,再之後叔叔嬸嬸那邊就冇有任何動靜了。

顧南緋看著雲西這個樣子,很心疼,她有小芒果,還有母親在身邊,可雲西身邊卻冇有一個關心她的人。

“要不等我出院了,你跟我和小芒果一起回去吧,我那邊公寓還有一個房間,你可以住。”

慕雲西愣了又愣,“這不方便吧。”

“有什麼不方便的,我現在懷孕了,你還可以幫我帶小芒果,這不挺好的嗎?”

慕雲西想到小芒果那個孩子,心裡也是喜歡的,能跟南緋住一起,想想好像也挺不錯的。

“你跟裴桁不住在一起嗎?”

“他在東立國際買了房,我住在君瀾,小芒果如果想爸爸,我就帶她去看看,平日裡他工作忙,也見不到人,所以我住哪都一樣。”

“那秦宴......他肯定要來找你,我不能打擾你們。”

“我肚子裡的孩子雖然是他的,可我冇想過跟他在一起,人生犯一次蠢就夠了,我不會犯第二次。”

慕雲西冇想到她會這麼說,兩人都是被男人傷過的,仔細想想,她也能理解南緋的想法。

像南緋這樣有事業又有孩子,一個人過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