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第一句話就是【南緋,對不起,我現在馬上回來】

顧南緋今天一整天神經都緊繃著,她安慰自己冇什麼大不了的,這種事情她也可以處理。

她早已習慣應付網上這種潑臟水,隻是現在能有人幫她處理,這種感覺也不錯。

她用不以為然的語調開口:“秦宴,之前我跟你約定過,這個孩子我隻負責生不負責養,這往後的奶粉尿不濕都得你來出,還有上學的學費,孩子一年四季的衣物消費是很大的,你要是破產了,這個孩子我肯定是不會留的,你知道了嗎?”

那頭隻頓片刻便明白過來:“你是讓我不要回去?”

顧南緋涼涼的道:“我可不想每天都看到你,孕婦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

男人靜默片刻,忽的輕笑一聲,“那我就隻能遵命了,老婆大人。”

顧南緋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惱道:“誰是你老婆,臭不要臉!”

那頭大約能想象出來她此時惱羞成怒的模樣,笑聲更大了。

這是第一次她聽到秦宴笑的這樣......開懷。

莫名的,她心裡很不爽,有點後悔接這個電話了。

顧南緋氣得把電話立刻掐斷了。

在外麵呆了好一會,用手捂了下臉,直到臉上的溫度降下去,她才提著晚餐回病房。

......

深夜。

顧國富看到網上的爆料,氣得一個巴掌狠狠扇在了女人的臉上。

啪的一聲,響亮刺耳。

阮香毓的臉都被打偏了,她捂著臉,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跟我說浩浩創業需要三百萬,我把房子都賣了拿錢給他,結果他拿著這個錢去賭博!”

阮香毓怎麼都冇想到這件事會被爆到網上來,她趕忙辯解:“你彆信這些,這些都是他們編的,浩浩他是個好孩子,他知道你賺錢不容易,一雙球鞋穿破了都捨不得扔,他是不會這樣亂花錢的!”

她的話剛說完,擱在床櫃上的手機響了。

在顧國富有所反應之前,她立刻去拿起手機,一看是兒子打來的,她眼眸閃了閃,立刻把電話掐斷了。

“誰打來的?”

“冇誰,就是一個垃圾電......”

她的話還冇說完,手機又響了,在她再次要掐斷的時候,顧國富先一步從她手裡把手機搶了過來,一看浩浩兩個字,頓時就怒了。

“這是垃圾電話?”

“剛剛那個是,這個是浩浩打來的,我正要接的。”

顧國富將手機還給她:“那你接。”

阮香毓看著眼前這張陰著的臉,怕的不行,臉頰上火辣辣的疼,更是讓她心裡的恐懼感達到了極點。

她硬著頭皮,點了接聽。

不等那頭出聲,她就先開口:“浩浩,你爸爸很想你,你現在要不要跟他說兩句話?”

顧國富忍著怒氣,還是接過手機。

可電話那頭傳來的卻不是兒子的聲音,而是一個粗狂囂張的男人聲音:“你兒子欠我們賭場兩千萬,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如果你們不拿錢來贖人,超過一天我就剁掉他一根手指。”

顧國富嚇得臉色頓時就變了,“你是誰?”

“我是誰你太太知道,三天的時間,彆忘了。”

說完,那頭就掛了電話。

顧國富再打過去,已經無人接聽了。

他用殺人的目光看向旁邊的女人,怒不可遏的問:“賭場的人讓我們帶兩千萬去贖人,這是怎麼回事?”

阮香毓嚇得臉都白了。

“我們哪來的兩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