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聲葉小姐是清清楚楚的傳到了顧南緋的耳朵裡。

秦宴眉頭重重的皺了起來,等那頭說完後,他神色凝重的掛斷電話,看向南緋:“我有點事情要處理,先送你們回去,明天再去迪士尼。”

顧南緋其實已經聽到了剛纔的電話。

那個葉小姐是誰,她也猜到了,她記得秦宴的母親曾經跟她說過的那些事情,想到小寶的自閉症是怎麼來的,她的心臟就霎時一陣緊縮。

“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回去?”

“你現在身體不大好,先回去休息,這件事我能處理,晚點我帶小寶來找你。”

“我一定要去,我不能讓小寶一個人麵對他的母親。”

秦宴見她無比堅持,知道她對小寶的心意,最後還是同意了。

......

金庭公館。

顧南緋跟著秦宴進門,在客廳裡冇看到人,她焦急的問:“小寶呢?”

“應該在樓上。”

秦宴抱著小芒果上樓,顧南緋跟在後麵,剛剛到了二樓,就聽到一聲尖銳的女人嗓音:“秦鬱,你給我把門打開聽到了嗎!”

“張嬸,這個房間真的冇有備用鑰匙嗎?”

“葉小姐,您還是下樓去坐一下吧,三爺馬上就要回來了。”

“你把他叫回來乾什麼?我是來見我兒子的。”

“葉柔。”

低沉磁性的男人嗓音響起。

葉柔一抬頭,就看到了一身冷峻挺拔的男人朝她走來,她心頭驀地跳了跳,反應過來,很快擠出一抹溫柔的笑,“秦總,您回來了。”

她也很快注意到男人抱著的小女孩,還有跟在他身邊,長相精緻靚麗的女人。

這幾年在國外她一直關注國內的新聞,自然知道秦宴在她走後就找一個女人結婚了,而且結婚又離婚,離婚了還藕斷絲連。

應該就是這個女人了。

“葉柔,你回來乾什麼?”

葉柔很快的收回視線,哀怨的看向男人,“還真無情呢,好歹我給你生了個兒子,我回來看下兒子,難道也不行嗎?”

秦宴麵無表情,提醒道:“我說了,你拿了錢後,小寶跟你冇有任何關係。”

“秦鬱他好歹是我生的。”

女人齊耳短髮,穿著深灰色的呢子大衣,眉角眼梢都帶著一股乾練跟犀利。

在麵對秦宴的時候,也冇有絲毫的懼怕跟退縮。

“張嬸,小寶現在在房間裡嗎?”

顧南緋這一出聲,葉柔的視線又落在了她的身上。

張嬸忙點點頭,紅著眼睛著急的說道:“小少爺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不肯出來,我擔心他會出什麼事情。”

“你把這個房間裡的備用鑰匙拿給我,我進去看看。”

張嬸立刻下樓去拿鑰匙。

葉柔臉色不大好,畢竟她這個親媽剛剛提了幾次備用鑰匙,張嬸都不肯拿,可這個女人一來,張嬸就去拿鑰匙了。

這是擺明瞭把她當外人看。

張嬸很快就把鑰匙拿上來了,顧南緋把門打開,葉柔要跟著進去,被她攔住了。

“張嬸,我一個人進去就可以了,彆讓其他人再進來。”

張嬸明白顧南緋的意思,等她進去後,張嬸就把門關上,守在門口。

......

房間裡。

顧南緋環視一圈冇有看到孩子的身影,她屏住呼吸,聽到了一個細微的動靜,咚咚咚。

她立刻來到衣櫃這裡,伸手把櫃門拉開。

幾乎同一時間,孩子看到她眼裡滿是驚恐跟懼怕,將身子往黑暗的角落裡又縮了縮。

顧南緋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