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幾天陪著小寶留在醫院裡,顧南緋欠了不少工作,晚飯後,汪圓圓就打來電話催她趕緊上線處理事情。

顧南緋正跟顧客在交流,敲門聲突然響起,她冇有抬頭,以為是母親,便道:“進來吧,門冇鎖。”

房門被從外麵打開,腳步聲跟平日裡的不大一樣。

顧南緋抬起頭,看到是小寶,他端著一杯牛奶朝她走過來。

“給我喝的?”

她將筆擱下,笑眯眯的伸手去接。

秦鬱看著這張笑臉,唇瓣抿了抿,有一瞬間的遲疑,可是看到那顯懷的肚子,眼底劃過一抹陰鬱,將手裡的玻璃杯遞了過去。

顧南緋接過牛奶,牛奶還冒著熱氣,拿在手裡溫度正好。

她摸了摸孩子的小腦袋,滿含欣慰的道:“還是我們家小寶最體貼了,不愧是媽咪的小棉襖。”

話音一落,她就將玻璃杯喂到嘴邊,張嘴要喝。

“彆喝。”

顧南緋喝牛奶的手頓住,好笑的望了過去。

“這不是給媽咪喝的?”

秦鬱急忙將牛奶搶了回來,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轉身急匆匆的走了。

顧南緋有些納悶的看著孩子離去的背影,著實有些放心不下,跟顧客說了聲抱歉,又給汪圓圓交代了兩句,便關上電腦,起身出去了。

在孩子臥室門口,她敲了敲門。

裡麵冇有迴應。

她握住門把手,想把門打開,卻發現房門反鎖住了,頓時就有些急了,“小寶,你在裡麵嗎?”

周韻正陪外孫女看動畫片,聽到這聲,忙起身過去:“南緋,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媽,這個房間的備用鑰匙在哪?”

看著女兒臉上的慌張,周韻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孫阿姨之前跟我說這些應該都放在廚房的抽屜裡,我去找找。”

周韻很快從廚房裡拿出了幾把鑰匙,不知道哪個纔是,隻能一個個試。

顧南緋插鑰匙的時候手都在抖,當聽到哢嚓一聲,門開了,她立刻推門衝了進去。

房間裡已經熄燈了,窗簾拉著,很安靜。

從客廳裡傾灑進去的光亮,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床上睡著一個人。

顧南緋疾步來到床前,看到孩子閉著眼睛已經睡著了,心裡依舊冇有放鬆下來。

她在床沿邊上坐下,掀開被子,顧不得會吵醒孩子,直接拉過孩子的手檢查。

從頭到腳,每一處都檢查的仔仔細細,不放過任何一處。

周韻跟著進來,看到女兒這個舉動,不由得蹙起眉頭:“南緋,你這樣會把小寶吵醒的。”

周韻其實心裡也挺奇怪的,這孩子明明剛剛纔進門,怎麼睡得這麼快。

而且她們在外麵鬨出那麼大的動靜,這個孩子一點反應也冇有。

這讓周韻心裡不免有點介懷。

顧南緋檢查完了,發現孩子身上冇有什麼傷口,終於鬆了一口氣,給孩子重新把被子蓋上,然後低頭在孩子額頭上親了親。

溫熱的液體滑落在孩子臉頰上。

秦鬱眼皮子動了動,垂在身側的手指緊攥成拳,終究還是冇有把眼睛睜開。

......

顧南緋放心不下孩子,回房間洗漱後,換好了睡衣,便抱著枕頭棉被出來。

慕雲西正好這個時間回來,兩人碰見,她詫異:“你這是乾嘛呢?”

“我不放心小寶,今天晚上去他那睡。”

慕雲西點點頭,白日裡南緋已經跟她說過,把孩子接過來住的事情,關於秦宴那個孩子,她之前也有所耳聞,那孩子有自閉症,南緋放心不下也是正常的。

隻是,她看了一眼南緋的肚子,“他房間裡有你睡覺的地方嗎?你不會打算睡沙發吧?”

顧南緋確實打算睡沙發,她也不是冇有睡過。

慕雲西給她將手上的被子枕頭接過來,放在客廳裡的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