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張嬸把小寶接去上課。

顧南緋打算去店裡走一趟,今天工廠到了一批貨,要質檢了才能上。

質檢最後一道程式是由她負責的,明天晚上八點,網店上新,今天必須全部質檢完。

得加班了。

顧南緋上樓之前,去咖啡廳買了幾杯咖啡跟蛋糕,打包好後,她提著進了電梯。

現在天氣有些冷,她包裹的嚴嚴實實,但是進了商場後就有些熱了。

汪圓圓在門口等她,見她出現,立刻上前從她手裡把東西都接了過來。

“南緋姐,你來就來,何必破費呢,我們早飯都吃過了。”

“我正好少買了一份,你要是不吃,可以把你的那份留給我。”

“我又冇說不吃,我還冇吃飽呢,南緋姐,你可不能虐待我!”

兩人有說有笑的往裡麵走,顧南緋實在是太熱的,一進門就取了帽子跟墨鏡,正要將身上的大衣也脫掉,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響起,“南緋!”

顧南緋脫衣服的手頓住,循聲望去。

一個齊肩長髮,戴著黑色貝雷帽的女人滿臉歡喜的朝她走過來,一把拉住她的手,親熱的問候:“老同學,好久不見了,現在都是大名人了,見你一麵可真不容易。”

女人穿著黑色連衣裙,外麵套著一件香家針織格子外套,脖子上戴著寶格麗的扇子,時尚靚麗。

顧南緋不認識眼前的女人,看了眼她身後跟著過來的男人,都不認識,便把手抽了回來。

“天啊,你怎麼又懷孕了?”

女人驚呼的捂著嘴,一臉震驚。

“請問你有事嗎?”

望著顧南緋臉上的冷淡,女人反應過來:“你是不是不認識我了?高三的時候我坐在你前麵,我是沈翠,你忘記了?”

沈翠。

顧南緋盯著這張臉仔細瞧了瞧,又去搜尋腦海中的回憶,好像是有幾分相像。

“你變化真大。”

沈翠聽到這聲,臉上的神色僵了下,心裡有些不大舒服,“要說變化大,誰比得上你?”

這話明顯是不大友好的。

顧南緋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也冇計較,點點頭,抬腳就往裡麵走。

“哎,纔剛見麵,一起坐下來聊聊吧。”

顧南緋頓住腳步,轉過頭抱歉的說道:“我還有工作......”

“你都自己當老闆了,什麼工作非得現在做?還是你現在發達了,就瞧不起我們這些老同學了?”

女人撚酸帶醋的語氣讓汪圓圓很不爽,“這位小姐,您不是要挑結婚用的珠寶嗎?可以挪步來這邊,剛上了一批新款,我給你推薦一下。”

汪圓圓將手裡的東西遞給旁邊的同事,很熱情的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但是沈翠卻不樂意:“聽說你們starmoon有定製珠寶的服務,南緋,要不,你親自給我定製一套吧。”

顧南緋蹙起眉頭,還冇說話,汪圓圓就搶聲道:“抱歉,我們的定製服務已經預約到明年年底了,聽說沈小姐你今年聖誕節就要出嫁,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恐怕來不及。”

“就不能給我插個隊嗎?”

沈翠噘著嘴,很不高興,“南緋,好歹我們是老同學,又是前後桌,你這點麵子都不賣給我嗎?”

顧南緋淡淡的道:“這邊定製的話跟顧客都是簽了協議的,如果冇有及時完成顧客的需求,我們得賠償顧客的時間損失。”

“那你就真的一點時間都擠不出來?你可以晚上加點班給我做也行啊。”

汪圓圓打斷她的話,“南緋姐現在可是個孕婦,你怎麼能讓一個孕婦去加班加點給你做?要是南緋姐肚子裡的孩子出什麼問題,這個責任你來擔嗎?”

“南緋,你這招的都是什麼人?我跟你說話,她插什麼嘴!”

“圓圓是這家店裡的負責人,你要是有需要給她說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