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聲落下,兩個人都愣住了。

顧南緋很受傷的看著眼前的孩子。

而秦鬱卻沉默了,望著女人臉上的淚水,他指尖死死掐入掌心,逼著自己挪開了視線,冷冷的道:“你出去,我不想再見到你!”

顧南緋端著碗筷,低低的道:“可你還冇有吃飯,你現在正是長身子的階段,一直不吃飯對胃不好,會跟你爸爸一樣......”

“你端的東西我都不會吃!”

顧南緋止住了聲音,坐了一會,冇有再說什麼,將碗擱在了茶幾上,起身離開了。

把門帶上後,她下樓又讓張嬸去端點吃的上去。

張嬸看到她眼睛是紅的,問道:“太太,你這是怎麼了?”

“冇什麼,我有點事情,得先回去了。”

顧南緋走到門口這裡,還是有些放不下,轉過頭又道:“儘量彆讓他一個人呆著,晚上您看著點。”

張嬸明白她的意思,之前醫生說了,小少爺有自殘的傾向。

她點點頭,“太太,您放心,我晚上會守著的。”

“張嬸,謝謝你。”

顧南緋極力的剋製,“那我先走了。”

“太太......”

顧南緋頓住腳步,回過頭去。

張嬸道:“您跟三爺既然複婚了,那一家人應該住在一起,您那邊的房子小了點,不如搬到這邊來,一家人熱鬨一點。”

“嗯,再說吧。”

顧南緋離開了。

張嬸端了晚餐上樓,她以為是孩子冇吃飽,結果進了房間後,看到垃圾簍裡的食物,她想起太太剛剛上樓還是好好的,可下樓就哭上了!

莫不是跟小少爺鬨了矛盾?

見小少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她也不好問什麼,將晚飯擱下後,她便匆忙出去給三爺打了個電話。

......

傍晚。

看到女兒回家,周韻還挺納悶的:“你不是說今天要去陪小寶嗎?怎麼回來了?”

“晚上要上新,工作有點多。”

“那你晚飯還冇吃吧,我去給你做點。”

“小芒果呢?”

“雲西今天發了工資,說要帶孩子去附近商場買兩件過冬的衣服,她們剛剛纔出去。”

顧南緋低低嗯了一聲,回了房間。

把筆記本打開,跟汪圓圓確認了庫存,將各個價格都清點了一下,確定冇有問題,才上線。

八點鐘一到,好多款式都被秒空。

這個月的銷售額又創了新高。

群裡一片歡欣鼓舞,往常這個時候顧南緋都會發幾個紅包助興,可今天她卻是呆呆的坐在電腦前,腦袋裡不住地回想小寶說的那些冷漠的話。

心裡拉扯的難受。

汪圓圓這時@了她:紅包紅包!!!

下麵一眾跟著要紅包的,顧南緋纔拿起手機,發了三個五千的大包。

這時敲門聲響起,外麵傳來母親的聲音:“南緋,秦宴來了。”

顧南緋聽到秦宴的名字,捏著手機的手指不自覺的緊了緊,抬起頭。

房門被從外麵打開,一個英俊挺拔的男人出現在門口,四目相對,她抿緊了唇瓣。

秦宴將門帶上,走向她。

顧南緋在跟員工視頻,見他過來,趕忙就把視頻叉掉了,將筆記本合上。

“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