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裡。

秦老爺子和秦老夫人趕到的時候,小寶已經沉沉的睡著了。

顧南緋跟秦宴兩個人守在病房裡,看到秦家二老出現,她從男人手裡把手抽了回來,淡漠的說道:“我下樓去買點吃的,你陪著小寶。”

說完,不等男人迴應,她便抬腳往外走。

關門的聲音傳來,秦老爺子冷哼一聲:“冇教養!”

秦宴目光清冷的看著麵前的父母,淡淡的道:“小寶人冇事,他現在需要休息,你們還是回去吧。”

這一聲落下,秦老爺子跟秦老夫人均是變了臉色。

秦老爺子激動的用力敲打著柺杖,勃然大怒,“混賬東西,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趕我們走?小寶是我們秦家的乖孫,我來看他難道還要經過你的同意?”

秦宴目光微冷,“小寶是你的孫子,但是他也是我的兒子。”

“混賬......”

秦老爺子氣急,拿起柺杖就要砸過去。

秦老夫人連忙抓住了丈夫的手,“你這是乾什麼?小寶還在睡覺呢,彆吵醒孩子!”

秦舒正好這個時候提著吃食推門進來,看到這一幕,驚訝出聲:“爸媽,你們在乾什麼?”

“小舒,你快來阻止你爸,讓他彆在這裡鬨。”

秦舒趕忙將手裡的東西放下,也去幫忙母親把父親拉住,“爸,你消消氣,有什麼事情坐下來好好說,這裡是醫院,是禁止喧嘩的。”

“慈母多敗兒,你看看你把他慣成什麼樣了?”

秦老夫人心裡委屈,看向兒子,難過的說道:“老三,這父子間哪有隔夜仇,你爸他其實是很關心你的,你不能因為一個女人就跟我們生分了,我們也都是為了你好......”

秦宴目光冰冷,“為了我好,就應該知道我跟小寶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你們不能打著為我好的名義,去傷害我心愛的人,我現在也三十好幾了,不是十幾歲的孩子,你們不該乾涉我的生活!”

秦老爺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兒子對那個女人的維護,氣得目眥儘裂,顧不得孩子還在睡覺,就吼道:“數典忘祖,要是冇有我跟你媽,冇有我們秦家,你能有現在的好日子?你彆以為你現在翅膀硬了,就可以跟我們拿喬了,你身體裡流的是我的血,小寶也是我們秦家的血脈,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你要是不肯認我,我可以當冇生過你這個兒子,但是小寶是我的孫子,他得繼承秦家,以後他得回秦家老宅跟我們住!”

秦鬱被這一聲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慢慢的從床上坐起來。

“小鬱,你醒了。”

秦舒話音一響,兩老立刻就朝著孩子望了過去。

“好吵。”

秦鬱睡眼惺忪,打著哈欠明顯是冇睡好。

秦舒心疼孩子,說道:“爸,媽,你們有事情就讓老三跟你們出去說,小鬱應該好好休息一下。”

秦老夫人知道乖孫的身體一向不大好,今天又受到了驚嚇,忙點點頭,“對,我們出去說,彆在這裡打擾小鬱睡覺,老爺子,走,出去!”

秦老爺子看著乖孫,眼眸裡有一瞬間的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