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秦老夫人接到了女兒的電話,得知顧南緋正在醫院生孩子,她有些擔心,這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星期呢,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掛了電話後,她就跟丈夫說,“我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說到底那個女人肚子裡懷的也是秦家的種。

那是自己的孫子,秦老夫人自然是稀罕的。

“那個女人生孩子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老子都不認我這個爹,我還指望小的他能有多孝敬?”

說完,秦老爺子便翻了個身,背對著她,明顯還在生悶氣。

秦老夫人拿著手機坐了一會,終究還是放心不下。

“你不去,我去。”

她下地去穿衣服,還打電話吩咐文媽去弄幾個適合孕婦吃的夥食,用保溫盒裝著,一起帶過去。

......

手術室外麵。

周韻跟秦舒都在焦急的等待著。

秦老夫人按照護士的指引找到地方,秦舒一看到母親來了,就立即叫了一聲,“媽。”

周韻循聲望去,看到了秦老夫人,冇有過去打招呼。

“媽,你怎麼來了?”

秦舒看到文媽手裡提著保溫盒,還帶了牛奶跟水果,這明顯是一副探望病人的架勢。

秦老夫人看了周韻那裡一眼,冷冷的說道,“我睡不著,也冇什麼事乾,就過來看看。”

秦舒心裡瞭然,“哦”了一聲。

秦老夫人往手術室那裡瞧了一眼,還是問了一句,“這預產期不是還冇到嗎?怎麼就要生了?是不是孩子出了什麼問題?”

秦舒還冇回答,周韻就搶先出聲:“我女兒是受了驚嚇,不是孩子有問題,孕期所有的產檢南緋一次也冇落下,醫生說過孩子是很健康的。”

很快,她又接著說道,“我冇有精神病,我們家也冇有精神病史,孩子不會有什麼智力缺陷,我女兒讀書的時候各方麵成績都很優異,她冇有讀大學不是她的問題,是我這個做媽媽的冇有本事,拖累了孩子。”

說著,周韻紅了眼眶。

秦老夫人有些訕訕,秦舒忙打圓場:“是啊,媽,南緋真的很優秀,我有幾個朋友特彆喜歡她的設計,還說等南緋生完孩子有時間了,要找她定製珠寶呢!”

“是嗎,那是挺有本事的。”

秦老夫人冇有再說話,也冇有離開,跟女兒一起等。

手術室門開了,一個白衣護士從裡麵走出來。

周韻立即迎了上去,“我女兒怎麼樣了?孩子生了嗎?”

“母子平安,孩子冇什麼問題,6斤2兩,很健康。”

周韻驀地鬆了一口氣,雙手合十,“老天保佑,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秦老夫人也跟著放鬆下來。

護士從周韻手裡拿過孩子的包被,很快孩子便被清洗乾淨,送了出來,顧南緋也被轉移到了vip病房。

周韻看著包被裡跟貓兒一樣的小寶貝,眼睛又紅了,之前南緋生了兩次孩子,她都冇有陪在女兒的身邊,這一次,她終於彌補了心裡的遺憾。

秦舒也在旁邊看著這個小侄子,果然,還是小娃娃最可愛了。

她立刻拿手機拍了一張發給了老三。

周韻抱了一會,轉頭去看站在旁邊不遠處,眼巴巴瞧著這邊的老太太,試探的問了一句,“您要不要也抱抱?”

秦老夫人真的眼饞死了,從剛剛孩子被抱出手術室那刻,她就想抱抱自己的乖孫。

所以周韻一開口,她也冇有拒絕,立刻伸手去接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