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也隻有你了。”

周韻摸了摸女兒的臉,感歎道:“一轉眼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你也長大了。”

顧南緋心裡有些慌,“媽......”

“放心吧,媽媽不傻,媽媽還捨不得丟下你一個人,媽媽會照顧好自己的。”

顧南緋聽母親這麼說,心裡才稍稍安了安,可依舊有些不放心,“那我明天再來看你。”

“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必一直掛念媽媽,媽媽在這裡住的挺好的。”

顧南緋還想說什麼,包裡的手機突然響了。

她拿出來看了一眼,眼眸閃了一下,趕忙把電話掐斷,周韻瞥見三爺兩個字,隨口問了一句:“誰打來的?”

“一個朋友。”

“怎麼不接?”

“小寶在睡覺,我怕吵醒他,待會我回個簡訊就行了。”

周韻盯著女兒的臉若有所思,顧南緋不敢直視母親的眼睛,忙抱著孩子起身:“那我就先回去了。”

“南緋。”

周韻突然鄭重的對女兒說,“媽媽不是那種不開明的家長,但是媽媽不希望你再受到傷害,你懂媽媽的意思嗎?”

顧南緋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母親是在說那個孩子。

想到那個死去的孩子,心頭猛地狠狠拉扯了一下,這時小包子腦袋在她肩膀上蹭了蹭,伸手摟住了她的脖子,聞著孩子身上的奶香味,顧南緋心裡剛剛生出的那點難受瞬間就消失了。

她點點頭:“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

回到家已經將近十點了。

顧南緋給孩子脫了外麵的衣服,把他放在床上,給他蓋好被子。

然後她把手上的戒指取下來放好,從包裡拿出手機,將備註三爺改為了秦宴。

把手機放在床頭櫃上,她拿了睡衣進浴室洗澡洗頭,吹完頭髮正要拉燈睡覺,手機突然響了,顧南緋拿起來看了一眼,接了電話。

那頭男人低沉的嗓音傳進耳裡,“來我這裡。”

顧南緋看著旁邊正睡得香甜的孩子,摸了摸孩子軟軟熱熱的小臉,幾乎是想也冇想就拒絕了,“不行。”

她的話音剛落,電話就被掐斷了。

看著暗下去的手機螢幕,她心裡有微末的失落,他這是生氣了?

隻是把小包子一個人留在這裡,她可不放心。

把手機關機,顧南緋拉燈睡覺,可躺下冇一會,門口那裡傳來了動靜。

顧南緋睜開眼睛見男人推門進來了,有些警惕:“你怎麼來了?”

秦宴在她另外一邊躺了下來,在男人手臂伸過來的時候,顧南緋忙按住他的手,壓低了聲音提醒:“小寶在呢。”

可男人不管不顧,撥開她的手強行將她攬進了懷裡,然後下巴抵著她的額頭閉上了眼睛:“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