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跟了出去。

周韻從房間裡拿出了一張支票遞給女兒,“你跟秦宴商量婚禮,就用這個錢來置辦點東西吧。”

顧南緋接過看了一眼,是一張兩百萬的支票。

她頓時身體發冷,抬起眼:“媽,這個是哪來的?”

周韻有些心虛,不敢看女兒,她擠出一抹笑:“能哪來的?這是媽的錢,你拿這個錢去買個房,就當是你的嫁妝......”

“你找顧國富要錢了?”

周韻身子僵了一下,嘴角動了動,看著女兒眼裡的失望,她張了張口解釋:“這是媽該得的,媽冇有去找他,是他送來的。”

顧國富怎麼會這麼好心?

他不過是想從她身上撈到更多的好處罷了。

“你當初跟他離婚都冇有要錢,為什麼你現在要拿這個錢?”

“南緋......”

周韻看著女兒的態度有點慌了,“媽隻是想給你買個房......”

“房子我自己會買,我不要他的錢!”

顧南緋拿起自己的包就往外走。

周韻猜到她要出去做什麼,急了,趕忙去拉住了她:“南緋,這些錢是你爸補償給我的,媽好不容易纔找他要了這兩百萬,有了這個錢咱們就能過上好日子了。”

“我冇有爸爸。”

“可他就是你爸爸,你是顧家的小姐,如果你不是跟著媽媽,就不會受現在這些委屈了,南緋,你爸他雖然對不起媽媽,可他心裡還是有你的。”

“媽,你為什麼到現在還替他說話?你明明知道他心裡隻有兒子......”

“可你是他的女兒,如果你認了他,秦家人就不會看不起咱們了,那樣你跟秦宴......”

“讓我認他,我情願跟秦宴把婚離了!”

周韻呆了一下,顧南緋就在這個時候掙脫了手,直接打開門走了。

她剛走出電梯,就接到了秦老夫人的電話,讓她回老宅一趟。

顧南緋心裡惦記著要把支票還回去,隻能說道:“媽,我現在還有事,今天去不了,明天我再過去吧。”

“那你就彆過來了”

電話直接就被掐斷了。

顧南緋能聽得出秦老夫人這是生氣了,但是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她打開打車軟件叫車。

......

阮香毓坐在客廳裡喝茶。

顧寧寧從外麵走進來,正想上樓,她叫了一聲:“捨得回來了?”

顧寧寧的身子僵了一下,轉過頭就看到母親坐在沙發那裡,她乾乾的笑了兩聲,立刻坐到母親身旁,將包放下給母親捶背,“媽,我好想你!”

阮香毓可不吃女兒這一套,把女兒的手拉開,冷聲質問:“去哪了?”

顧寧寧身上穿的還是阮香毓大前天給買的衣服。

這會兒看到女兒滿身精貴,阮香毓氣不打一處來,“你給我老實交代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