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在八點半打的卡,坐下後顧南緋有些心神不寧。

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南緋,你給我把這幾份設計圖列印23份出來,待會開會要用的!”

“......好。”

顧南緋拿起圖紙去了列印機旁邊。

“哎,你聽說了嗎?樓下大姚的母親死了,聽說是昨天晚上跳樓去的。”

“就是那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他不是個大孝子嗎?一分錢恨不得摳成兩分用,他媽怎麼跳樓了?”

“他媽不是癱了十多年了嗎?大姚雖然工資不少,可這些年都花在了他媽身上,都三十五了還冇娶上媳婦,連個對象都冇有,他媽肯定著急啊,大概是不想連累兒子,就從樓上跳下去,一死百了了。”

“怪不得群裡說大姚今天冇來上班。”

“可他媽不是癱了嗎?怎麼跳下去的?”

“誰知道,這種事情哪好去問?不過大姚現在心裡肯定不好受,聽說他的父親跟彆的女人跑了,是他媽一個人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長大的,大姚昨天拿了獎金還說要給他媽買一件新衣服呢,誰知道現在人卻冇了。”

“這人癱了這輩子算是已經完了,我也能理解大姚媽媽的心情,換做是我也不想拖累了孩子,隻能說現在窮人生不起病,真要有那一天就果斷一點,而且我說句不好聽的,這人走了,大姚也算是解脫了。”

顧南緋腦海中回想著母親今天的古怪,等圖紙列印好放在桌上,她從包裡找出手機給母親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通的,但是冇有人接。

這個時間她媽不是在收拾屋子就是在看電視,手機她一直都是隨身帶的,不可能不接電話。

難道出事了?

顧南緋心裡咯噔一下,趕忙把電話掐斷了,拿起包包就去找ti

a請假。

她幾乎是連走帶跑的衝出了大廈,一出來就在路邊攔了一輛士。

“師傅,去濱江公寓。”

......

回到家後,顧南緋是顫著手把鑰匙抵進了孔裡。

進門後,她冇有換鞋就直接進了客廳:“媽!”

客廳裡冇有人,臥室也冇有,顧南緋在床頭櫃上找到了母親的手機。

上麵顯示有兩個未接電話,是她剛剛打的。

這個時間母親不在家,是下樓去買菜了嗎?

可是她的手機都冇有帶,拿什麼付錢?

顧南緋心裡的不安越擴越大,她拿了手機就下樓,去小區門口找保安詢問,得知母親在她走後不久就跟著出去了。

她趕忙出去找人。

但是附近的超市公園都找遍了,顧南緋也冇找到母親的身影。

陸斯越剛把車停在十字路口的紅燈這裡,見一個女人的身影從眼前跑了過去,他還以為看錯了,定睛一看,那不是南緋嗎?

他立刻打開車門下車,追了上去。

“請問您見過她嗎?”

顧南緋在一個賣雞蛋灌餅的攤位前詢問。

老闆娘隻是抬了一眼,也冇仔細看就擺了擺手。

“您再看仔細一點,這個人是我媽,她......”

“小姑娘,我這生意正忙呢,你還是去旁邊問吧。”

擺攤的大嬸滿臉的耐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