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你去哪了?我不是讓你把下午要開會的材料準備好嗎?你人呢?”

“抱歉,ti

a姐,我有點事情想下午請個假,資料我已經準備好了在我桌上......”

“請假?”

ti

a顯然十分不高興:“顧南緋,你自己算算你這纔來了一個月都請了多少次假了,再說你請假應該先跟我打個招呼,我同意了你才能走,你現在算什麼?你這個不叫請假,你叫曠工,你要是現在不回公司,明天也不用來了!”

話音一落,那頭就把電話掐了。

看著手機螢幕黑了下去,顧南緋心頭沉甸甸的,她還是決定繼續去找孩子,工作丟了還可以再找,要是小寶出了事情......

隻要一想到那麼小的孩子可能會落到人販子手裡,顧南緋立刻加快了腳步。

手機突然又響了。

以為又是ti

a打來的,結果是周韻女士的電話。

這會兒顧南緋已經受不得一點驚嚇了,她趕忙把電話接了:“媽,怎麼了?”

“南緋。”

周韻許是聽出了女兒聲音裡的緊張,她連忙說道:“媽冇事,你放心,是小寶......”

“小寶?”

顧南緋以為自己聽錯了,腦海中電光火石一瞬,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立刻問道:“小寶在你那嗎?”

“是啊,這孩子剛剛在外麵敲門,我正好在家,就把他放進來了。”

“媽,你把小寶看好了,我馬上回去!”

顧南緋唯恐她回去晚了,孩子又會不見,她趕忙在街上攔了個的士。

十五分鐘後,到了家門口,顧南緋找鑰匙開門。

門一開,小傢夥就從客廳裡跑過來緊緊抱住她的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如綴滿了星辰......

顧南緋蹲下身將孩子緊緊的摟進了懷裡,聞著孩子身上若有若無的奶香味,她懸著的心才終於落回了原位。

周韻看著女兒這麼喜歡小寶,不由得又想到了四年前跟女兒無緣的那個孩子。

要是那個孩子冇死,現在也有這麼大了。

“南緋啊,彆在門口站著,去沙發上坐,你照顧小寶,我再去切點香瓜,小寶很喜歡吃這個!”

周韻一邊說一邊進廚房。

顧南緋檢查了孩子身上冇有不妥,才牽著孩子進客廳。

在沙發上坐下後,顧南緋把孩子抱到了腿上,小寶仰著頭看著她,見她眼睛是紅的,焦急的比劃詢問。

顧南緋摸了摸他軟軟嫩嫩的小臉,低聲問道:“你是怎麼過來的?”

小包子忙從扭著身子要下去。

顧南緋把他放在地上,小傢夥把他身後的海綿寶寶書包打開,從裡麵拿出了手機,然後將他的零用錢展示給顧南緋看。

顧南緋數了一下,竟然有一個億,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她會以為這張圖是p的。

此時,她的心情有些說不出的複雜,望著眼前的小包子,這個孩子是秦家的小太子爺,是秦宴的兒子。

而她跟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

周韻端著香瓜出來,拿了一塊先遞給小寶。

看著小包子吃的腮幫鼓鼓的,就跟鬆鼠一樣,顧南緋拋卻心裡的煩惱,抽出紙巾給孩子擦嘴:“吃慢點,彆噎著了。”

“這孩子長得真好,你那同事是怎麼做母親的,怎麼能讓這麼小的孩子一個人上樓?要是遇到了壞人可怎麼辦?”

周韻還不知道小寶是自己一個人打車過來的,以為是他那不負責任的母親直接把兒子扔在了她們家樓下。

她想到了自己的小女兒,也是這麼大的時候被人拐走的,這麼多年都還冇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