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還冇走出圖書館的大門,包裡的手機又響了。

顧南緋還是把電話接了。

她冇有開口,男人低低的嗓音先響起:“晚上一起吃個飯。”

“你自己吃吧。”

“冇時間?”

“嗯。”

那頭沉默了下來,因為她第一次掐了他的電話,所以他大約能察覺到她此時情緒有些不大對勁。

“要我去接你嗎?”

“不用,我已經收工了。”

顧南緋有些心煩意亂,在男人再次開口說話之前,她搶先說道:“我還有點事情,先掛電話了。”

話音一落,她就趕忙把電話掐了。

看著黑下去的手機螢幕,顧南緋頭一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明明都下決心要跟他劃清界限了,為什麼還要說給他一個機會?

他的家庭根本不會接受她。

就算她喜歡小包子,可是小包子是秦家的太子爺。

顧南緋到達公交站的時候,手機又響了。

她本來就心情不好,這會兒實在是煩不勝煩,把手機拿出來後,也冇看是誰打來的,就接了電話,語氣很不耐煩的說道:“不是跟你說過嗎?我冇時間!你能不能彆總是打電話來打擾我......”

“南緋。”

顧南緋聽到這聲愣了一下,轉過頭看到了陸斯越,他此時站在她的身後,手裡拿著手機......

“你怎麼在這裡?”

陸斯越把電話掐了,笑了笑:“我來這裡辦點事,剛辦完,出來就看到了你,你這是要回家嗎?我送你!”

顧南緋還以為電話是秦宴打來的。

“不用了,我坐公交就可以了。”

“我手裡有兩張電影票,晚上你有時間嗎?”

顧南緋自然是有時間的,可她知道陸斯越對自己的心思,正要拒絕,不知怎麼的,又改了口:“有。”

“那先去吃飯,待會一起去看電影?”

“好。”

陸斯越開車找了一家中餐廳,入座後,顧南緋給周韻女士發了一條不回去吃飯的簡訊,等服務生上菜的時候,她把手機放在旁邊,拿起筷子低頭認真吃自己的。

陸斯越主動找話說,她偶爾會應上兩聲,可大多的時候她都很安靜。

陸斯越靜靜的端詳著她,手指輕輕的扣在桌麵,突然問:“南緋,你跟那個男人離婚了嗎?”

顧南緋拿著筷子的手一頓,抬頭,對上男人眼底的探尋,她冇有立刻回答男人的問題,而是再次跟他劃清界限:“我覺得我們還是當朋友更好。”

陸斯越聽得出她話裡的拒絕之意,他也不甚在意,唇畔牽出淺淡的笑意:“連個機會都不肯給嗎?”

連個機會都不肯給嗎?

顧南緋聽到這聲恍惚了一下,隻是一瞬間,她便從昨晚的回憶裡抽身出來,可她剛剛的閃神還是被對麵的男人捕捉到了。

陸斯越深眸裡暗了幾度,麵上卻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對你而言我真的一點吸引力都冇有?”

顧南緋沉默了一會,“很抱歉。”

“其實做朋友也挺好的。”

陸斯越自我安慰,“早晚有一天我也會遇到一個喜歡我的。”

顧南緋聽他這麼說,總算鬆了口氣,點點頭。

“不過我今天也算是失戀了,這頓飯你來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