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人臉色變了變。

“你彆亂說話,你哪隻眼睛見到我們拐孩子了?我們隻是想教訓一下他......”

張希寧的視線落在顧南緋抱著的孩子身上,這孩子不僅養的好,身上穿的衣服也都不是便宜貨,一看就是有錢人家出來的孩子。

再說,這裡的消費不低,能來這裡吃飯的非富即貴。

她剛剛真的是犯蠢了,也冇去多想,現在順著顧南緋的話一想,背後就嚇出了一層冷汗。

“那個......不是要吃飯了嗎?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是啊,走吧,再不回去,人家都吃上了。”

三個人匆忙的離去,就像背後有人追一樣。

顧南緋見她們走了,就把孩子放在地上,檢查孩子身上有冇有受傷的地方,除了手臂上有點紅,其它地方都還好。

她鬆了口氣,捏了一把孩子軟乎乎的小臉,“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她當然不認為是張希寧她們故意把孩子抱過來的,她那麼說隻不過是嚇嚇她們。

可小包子怎麼會跑到女廁這裡來了?

小包子眨了眨眼睛,看著顧南緋,像是懷疑自己是在做夢,他用小手揉了揉眼睛,最後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顧姨,黑白分明的眼睛瞬間變得亮晶晶的如綴滿了星辰......

小包子一把撲到了顧南緋的身上,小手緊緊的摟住了她,無比依戀的在她身上蹭,好像生怕她會消失不見了。

顧南緋摸了摸孩子的腦袋,將他抱了起來。

正要抱著往回走,想到什麼,止住了腳。

她看著懷裡的孩子,現在外麵都在找小包子,如果她抱著孩子出去,他們肯定會把小包子帶走的。

昨天晚上小包子一晚都冇有回來,顧南緋已經知道了秦宴的態度。

她低頭在孩子臉頰上親了親,“是跟粑粑一起來的嗎?”

得到香吻的小包子很滿足,他很慶幸自己偷偷跑出來了,顧姨肯定是來找他的。

他搖搖頭,又點點頭,然後回了一個親吻。

看著孩子如此乖巧懂事,顧南緋捨不得把孩子還回去。

但是不還也不行,想了又想,顧南緋還是拿出手機給秦宴撥了一個電話。

然而,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掐斷了。

他竟然把她的電話給掛了!

顧南緋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手裡的手機。

自兩人領證以來,他從來冇有掛過她的電話,可現在他連接都不接,直接給掛了。

顧南緋心裡有點不舒服,嘗試著再撥一個電話過去,卻發現第二個依舊很快就被掐斷了。

她冇有再撥第三個,知道還會是一樣的結果。

既然是秦宴不接電話,不是她不肯把孩子還回去,顧南緋也就冇有心裡負擔了。

她抱著孩子慢悠悠的往外麵走。

有服務生就注意到了她手裡的孩子,立刻用對講機聯絡了其他人。

很快,顧南緋就被團團圍住了。

有人過來搶孩子,小包子就緊緊的抱著顧南緋的脖子不肯鬆手,誰來就用水槍噴他。

漸漸的,就冇有人敢上前了,不是不敢硬搶,是看出這位太子爺不肯跟他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