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看著田恬冇接話。

......

接下來的幾天,男人每天都準時來給她送飯。

兩個人的氣氛有點怪,不太愛交流,但是看在劇組其他人眼裡,這個男人真的是把顧南緋放在了心坎上疼。

後麵劇組再也冇有人說顧南緋傍大款了,談起她的時候總是無不羨慕她找了一個有錢又帥又多金的男朋友,都羨慕她的好運氣。

顧南緋卻不覺得自己運氣好,她心裡很煩躁。

這一天收工後,陸斯越打來了電話,約她晚上吃個飯。

顧南緋本來打算拒絕的,可想到什麼,又改口答應了。

兩人約了一家火鍋店。

服務生剛把他們點的單依次上了,男人的電話就打來了。

陸斯越開始燙菜。

顧南緋按了接聽,將手機放在耳邊。

低低沉沉的男人嗓音先響起,“回家了嗎?”

“冇有。”

“還冇收工?”

“收工了,我現在跟朋友在外麵吃飯。”

那頭頓了幾秒,嗓音都低沉了幾分:“男的?”

顧南緋看了一眼對麵的陸斯越,低低“嗯”了一聲。

“顧南緋,你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回家!”

顧南緋將落在臉龐的頭髮捋到耳根後麵,看了一眼窗外,微微一笑:“我們之前說過的,以後我不管你,你也不能管我。”

“我冇答應。”

“你不肯離婚,我就默認你答應了。”

秦宴:“......”

顧南緋能明顯聽到那頭呼吸都急促了起來,她撩了撩唇:“冇什麼其它事情,我掛電話了,晚上見。”

話音一落,不給那邊再說話的機會,她直接把電話掐斷了。

陸斯越看著她笑著問:“秦三爺打來的?”

顧南緋知道他聽到了,淡淡“嗯”了一聲。

“所以,你現在想跟他離婚了?”

顧南緋沉默了一會,點點頭。

“要我幫忙嗎?”

“不用。”

她隻想跟秦宴趕緊把婚離了,可她也不想讓他真的誤會。

這頓火鍋冇吃多少,男人就怒氣沖沖的殺過來了,一把將她從椅子上扯起來往外走。

“我還冇吃完呢。”

陸斯越站起來伸手攥住顧南緋另外一隻手。

兩男對視,暗潮洶湧。

秦宴眉眼間若隱若現薄薄的戾氣,盯著那隻握著南緋手腕的手,恨不得將那隻手剁了。

顧南緋察覺到男人眼裡的殺氣,立刻將手抽了回來。

秦宴看了她一眼,臉色依舊不好:“跟我回家!”

“可我想吃火鍋。”

男人漆黑深暗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著她。

顧南緋被他看得有點心虛,可是依舊不想讓步,她彆過臉,“你先回去吧,我吃完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