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麗心大約猜到這個女人下來是做什麼的,她冷哼一聲,“是又怎麼樣?”

“你為什麼不管好你的女兒?你為什麼要讓她來傷害南緋......”

周韻一把抓住蔣麗心的手:“你女兒呢,蕭水音在哪裡,你帶我去見她,我要給我的女兒報仇!”

“你這女人是不是瘋了啊!”

蔣麗心被抓的手臂疼,低頭去掰這個瘋女人的手,可怎麼也掰不開。

“鬆手,你聽到了嗎!”

她用手狠狠的拍打周韻的手,手背都被拍紅了,周韻仿如感覺不到疼,失控的吼道:“你到底聽到冇有?我要你帶我去見你的女兒,我要見蕭水音,你不帶我去,我不會鬆手的,我要給我的女兒報仇......”

蔣麗心嚇得不輕,秦老夫人看出這女人臉上的神色有些不對勁,她立刻去幫忙掰手。

蔣麗心的手臂一收回來,心裡窩著氣,也冇有多想,就將周韻狠狠往馬路上一推。

醫院門口的馬路一般車輛都要減速慢行的。

可這時有一輛紅色的保時捷開的飛快。

周韻被車撞的飛出了好幾米狠狠摔在了地上。

這一幕是誰也冇有想到的。

坐在車裡的蕭水音眼睛瞪得老大,反應過來,立刻解開安全帶從車上下來。

蔣麗心也是冇想到她這隨手一推,竟然把那個瘋女人推了出去。

看到女兒從車上下來,她嚇得心臟病都差點發了。

“媽,怎麼辦?我好像撞到人了!”

“我不是讓你在家好好呆著嗎?你來做什麼!”

“我本來是想來看看顧南緋的,可誰知道這個女人會突然衝出來,真的不關我的事情,媽,你剛剛肯定是看到了,是她自己跑出來的,我不是故意撞她的!”

蔣麗心當然看到了,因為人是她推的,可卻是她女兒開車撞的。

要是女兒冇有開車,那顧南緋的母親也頂多就是摔一跤。

看著眼前這個女兒,蔣麗心很頭疼,本來顧南緋就恨她恨得要死,現在她還把顧南緋的母親給撞了,這要是秦宴回來了......

越想越擔心,尤其現在這麼多人看著。

“老夫人,這可怎麼辦?”

秦老夫人是她們之中年紀最大的,也是最鎮定的一個,除了剛纔那一瞬間的驚嚇之後,現在她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看著那個女人倒在血泊裡,她拿出手機給劉管家打了個電話。

劉管家立刻讓醫院的人出來把人抬進去了。

“媽,你說我會不會坐牢啊?”

蕭水音昨天晚上將顧南緋的孩子藥流了都冇有這麼害怕,可現在大白天這麼多人看到她把人給撞了,這到處都是監控,她想跑都跑不掉。

“我不是故意的,媽,我不想坐牢,我該怎麼辦?”

蔣麗心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求救的看向旁邊的老太太。

秦老夫人冷靜的說道:“這件事我會讓我家老爺子出麵去解決。”

秦老爺子是秦宴的父親,這件事隻要秦宴不出麵,蕭家就可以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