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現在在哪?”

“我在外麵......吃飯。”

“帶傘了嗎?”

顧南緋本來想說帶了,那頭先道:“這個時間不好打車,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不用麻煩了,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

“我現在就在外麵,你把地址報過來,看看我離得近不近,要是近順道載你一程。”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她要是再拒絕就是矯情了。

掛了電話後,顧南緋將這邊的地址定位發了過去。

等排隊到了四十九的時候,一輛車打著燈停在了下麵,車門打開,一個頎長的男人身影從裡麵撐著傘下來。

看到是陸斯越時,顧南緋愣了一下,顯然冇想到他來的這麼快。

不過他剛纔說就在這附近,也應該不是特地來接她的。

顧南緋心裡鬆了口氣,等男人來到跟前,她笑著道:“又麻煩你了。”

“你先把傘拿著。”

顧南緋有些不解,接過傘。

男人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裹在了她的身上,屬於男人身上的氣息縈繞在鼻間,顧南緋有些不自在,想要把衣服脫下來還給他:“我不冷......”

“外麵雨大,等上車後你再把衣服還給我,走吧。”

顧南緋看著男人臉上的笑意,她低頭看了一眼他的腳,隻見從膝蓋那裡往下褲腿都被打濕了。

“要我揹你下去嗎?”

“不......不用了。”

顧南緋立刻抬腳走下台階,陸斯越給她撐著傘,等她坐上車後,男人才繞過車頭,收傘上車。

而在他們上車的時候,一輛黑色的邁巴赫正好停在了他們的後麵。

顧南緋一坐進車裡,就將外套脫下來還給了男人。

陸斯越隨手放在旁邊,從後麵拿了一條乾毛巾遞給她。

“謝謝。”

顧南緋正在擦手臂,眼角的餘光不期然瞥到男人肩膀上都是濕的。

她雖然身上也有打濕,但是遠冇有他濕的那麼厲害。

“你也擦一下吧。”

顧南緋將手裡的毛巾遞了過去。

“冇事,你擦吧。”

顧南緋執意的伸著手,陸斯越看她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笑了笑,還是接了過來,把肩膀跟手臂還有頭髮都擦了一下。

這一擦,時間就耽誤了一些。

邁巴赫上的男人見兩個人上去後就再也冇有動靜,本來就冷峻的臉色愈發的陰沉了下去。

許牧自然也看到了顧小姐在前麵那輛車上,本來還納悶三爺為什麼要讓他把車再開回來,原來是為了接顧小姐。

車裡的氣壓明顯有點低。

許牧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直到前麵那輛車終於動了,調轉方向從他身邊駛了過去。

許牧正要問跟不跟,身後傳來一聲幽幽冷沉的男人嗓音:“跟上。”

“哦,好。”

他立刻驅車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