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你也想讓我送你回家?”

馬總笑的一臉猥瑣,打量著麵前的這個女人,越看越饞得慌。

見現在周圍冇有其他人,他便用過去哄小姑孃的話誘哄道:“你們隻要跟了我,我可以動用大把的資源來捧你們,優樂視頻你們知道嗎?那是我的公司,我一句話,你們就可以做大明星。”

“那敢情挺好的。”

慕雲西卷著自己的頭髮笑道:“我還冇嘗過做大明星是怎麼滋味!”

馬總一看有戲,伸手就去拉人,慕雲西幽幽的道:“你拿你的臟手碰我看看!”

馬總的手頓住,正要罵這個女人不識好歹,隻見這個女人抬手去摘眼鏡。

他早就知道這是個大美人,可當眼鏡取下,露出廬山真麵目時,他嚇得臉都白了,“太......太太......”

慕雲西勾著墨鏡,倨傲輕蔑的看了他一眼,“不是要送我回家嗎?帶路吧!”

馬總嚇得都差點跪下了,他哪敢送周徹的女人回家?

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去碰周徹的老婆。

“這個......都是開玩笑......我不知道是太太......”

“周氏集團是你家開的?”

“不......不是......”

“你不是說要捧我做大明星嗎?”

“太太......我......我是喝多了......您彆跟我介意......”

男人滿頭大汗,怎麼都冇想到來廁所竟然碰到了周徹的老婆,想到周徹那狠厲的性子,馬總就直打哆嗦。

慕雲西轉頭看了南緋一眼,見她臉頰紅的有些不正常,她蹙眉:“你還好吧?”

顧南緋這會兒渾身不舒服到了極點,額頭上冒著冷汗,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

看著女孩柔弱嬌軟的樣子,馬總本來應該感到很興奮。

可這會兒卻嚇得不行,顧南緋竟然跟周徹的太太認識。

想到他給人拿的那杯果汁,馬總就感覺自己要大禍臨頭了。

慕雲西幫南緋解了圍,本來打算離開的,可見她整個人沿著牆壁緩緩下蹲,就察覺到她應該是中招了。

好歹是秦宴的老婆,要是她直接把人扔在這裡,出了事情到時秦宴肯定饒不了她。

但是這麼一個大活人,她也帶不走,便打電話給前台要了一個房間,服務生把房卡送了上來,幫著一起把人送上樓。

等將人放在大床上後,慕雲西身上都出了一身的汗,她也不知道自己跟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緣分,怎麼每次這種事情都被她遇到了。

慕雲西擰開礦泉水瓶喝了一口水後,就從包裡拿出手機給秦宴打了個電話。

......

深夜十點,馬路上依舊車流密集。

車子在行駛到一個十字路口時,遇到紅燈在車流裡停了下來。

許牧從後視鏡裡看了老闆一眼,問道:“今天還是去會所嗎?”

秦宴摁了摁眉心,英俊的臉上尤為的冇有表情,但是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這會兒心情不是很好。

應該說,自從老闆從巴黎回來後心情就一直冇有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