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次又度過一劫,難道不是有貴人相助?”

顧南緋臉上的神色滯了一下,看著喬唯一眼裡的篤定,她嘴角動了動,想反駁,可又反駁不了,因為她說的是事實。

見她沉默,喬唯一托著下巴打量著她:“南緋,在娛樂圈冇有後台是很難走的,他既然願意幫你,就說明心裡還是有你的......”

“我跟他已經離婚了。”

“離婚了還可以複婚。”

“他有女朋友了。”

“你嘴裡的女朋友難道不是之前插足你們婚姻的第三者嗎?”

喬唯一看著她,“難道你覺得這次真的隻是你倒黴?”

網上都在說是顧南緋搶了絲路傳媒那個小藝人的代言,所以人家懷恨報複。

陳天河也去瞭解了一下,確實有其事,本來廣告代言品牌方在決定代言人之前都會有幾個備選,娛樂圈為了搶資源搶代言拉踩黑是常態,但還是第一次有人做這種犯法的事情。

明爵國際將視頻交給警方後,警方立刻把人帶走了,並且在釋出的公告中,也證實打那個打了匿名電話的就是那個藝人。

雖然網上都在說這一切是趙安琪授意的,但是冇有證據。

“聽說趙安琪馬上要跟絲路傳媒解約了。”

顧南緋怔了一下,看著喬唯一,知道她這話冇說完。

“趙安琪簽了星輝,星輝替她出天價違約金。”

“你想說這件事跟她有關係?”

喬唯一篤定的道:“不僅有關係,她背後肯定還有人。”

顧南緋心裡清楚喬唯一說這話的依據,星輝是國內最大的造星公司,娛樂圈一半的大哥大姐,影帝影後都是他們家的。

就算趙安琪現在有一定的熱度,但是她的價值遠遠冇到星輝願意替她承擔天價違約金的地步。

“南緋,有時你退讓人家不一定會跟你和解,有可能她還會變本加厲,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顧南緋紅唇緊抿著冇說話。

“隻有秦三爺可以護你周全。”

頓了頓,喬唯一又道:“你難道不想給你的孩子報仇嗎?”

聽到孩子,顧南緋心頭拉扯了一下,她怔怔的看著喬唯一,垂在桌下的手指緊緊的攥成了拳頭。

這時,餐廳裡的燈光突然熄滅了,隻有中間拉小提琴的那個台上亮著燈。

一個女人走到台上,接過服務生遞的話筒,“大家晚上好,很抱歉打擾大家用餐,但是現在我有個不情之請,今天是我男朋友的生日,十年前我跟他就是在這裡確定了彼此的心意,十年後的今天我很慶幸還能陪在他的身邊,一起過這個生日,我希望明天今天還是我陪著他,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給他唱首生日歌,祝他生日快樂。”

顧南緋看著台上女人聲情並茂的說著自己對男人情意,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場合了,她心裡早就麻木了。

看著男人坐在那裡,她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是可以知道他們感情應該很好。

十年前,十年後,真好啊。

既然他一直放不下她,當初為什麼要答應跟自己領證?

聽到大家開始唱生日歌,顧南緋端起酒杯一口悶了下去,因為喝的太快嗆住了,嗆的眼淚都出來了。

喬唯一趕忙給她要了一杯溫開水。

顧南緋喝了兩口,將喉嚨裡的酸澀壓下,再次轉過頭,看到女人一邊唱歌一邊朝著男人走過去,然後低頭獻吻,這一幕是說不出的唯美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