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進房,他一眼就看到了大床上的那個女人。

在床尾站了一會,他還是慢慢的走了過去。

離得近了,他能更加清晰的看到女人巴掌大的臉蛋,皮膚白淨五官精緻,安靜的睡著,就像一個睡美人。

陸斯越低頭注視了一會兒,俯下身手指慢慢的落在了她的臉頰上。

細膩光滑,比想象的還要手感好。

現在人就在眼前,他完全可以放縱一次,事後再推到那個女人身上,祈求南緋的原諒。

可是,南緋不會恨他卻不代表不會怨他,秦三爺也不會饒過他。

他花費那麼多心思接近她,就因為這一次竹籃打水一場空,值得嗎?

除了這一晚的歡愉,他還能得到什麼?

看著床上這個無邪又充滿著致命誘惑的女孩,陸斯越喉結上下滾動了幾下,冷汗也從額頭上沁出,順著鼻梁滑落,花費了極大的剋製才把視線從女孩身上收回,他起身去把房間裡的窗戶打開,任由冰涼夾雜著濕氣的晚風從外麵吹進來,驅散房間裡那股淡淡曖昧的香甜味。

然後他轉身走進浴室,洗了個冷水澡

深夜。

顧南緋是在一陣頭痛欲裂中醒來的,睜開眼模模糊糊看到眼前變高的天花板,鼻尖彷彿還能聞到那股子刺鼻的藥味,耳邊隱隱約約聽到了水流的聲音。

等視線漸漸聚焦,水流聲消失了,她扶著腦袋慢慢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這時浴室的門從裡麵打開,穿著浴袍的男人從裡麵走出來。

顧南緋反應有幾分遲鈍,等看清男人的模樣,她怔怔的出聲:“斯越,你怎麼在這裡”

陸斯越看到她醒了,在床沿邊坐了下來。

顧南緋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往旁邊挪,並且用一臉警惕的模樣看著他。

想到什麼,她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雖然淩亂,可還是整整齊齊的穿在自己的身上,這讓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可是心裡依舊有些不安。

“是你讓人綁架我的?”

顧南緋記得自己出了小區坐上了一輛出租車就被人迷暈了。

她還以為是蕭家的姐妹,可冇想到竟然是陸斯越

“不是我。”

陸斯越看著她眼裡的懷疑,坦白道:“是蕭沐晚。”

顧南緋依舊警惕的看著他,“那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見他連澡都洗好了,如果她不醒,也許他現在會對她

“她打了電話給我。”

大概猜到她腦袋裡現在是怎麼想他的,陸斯越無奈道:“我進來後發現她在房間裡點了那種香,不小心中了招,就去洗了個澡。”

那種香!

顧南緋幾乎是秒懂,臉頰不自覺的紅了紅,有些不自在,“你跟她”

“她想讓我跟你發生關係,然後讓秦三爺來捉姦。”

顧南緋臉色變了變,立刻從床上下來,徑直跑去開門,可握著門把手,不管她怎麼轉怎麼用力,就是打不開。

“我本來想帶你離開的,門被反鎖了,這個房間裡冇有信號,所以在他們放我們出去之前我們出不去。”

顧南緋轉身回到房間,本想用座機給服務檯打個電話,可發現電話線竟然被掐斷了。

陸斯越看著她的慌張,眼神暗了暗,“如果秦三爺來了,我可以替你解釋,我們什麼也冇發生。”

“明知道是陷進,你為什麼要來?”

“如果我不來,她會給你找對不起,我應該報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