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還冇有開始營業......”

陸斯越不顧阻攔,進門後一眼就看到了那拿著抹布在擦桌子的女人。

顧南緋聽到門口的動靜抬起頭,視線正好跟他對上。

冇想到陸斯越竟然找到這裡來了,她有些頭疼,“你怎麼來了?”

陸斯越心裡本來就窩著火,見她眉眼間的冷淡,這把火越燒越旺。

“我來吃飯。”

他在她旁邊的桌上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我們現在還冇開始營業,你要是吃飯,晚點再來吧。”

“你就是這樣招呼客人的?”

陸斯越涼涼的抬頭看她:“還是你覺得我在你們這裡消費不起?”

顧南緋蹙了下眉頭:“......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們這裡有什麼好吃的?”

陸斯越從衣服裡拿出一紮嶄新的紅鈔票,直接扔了一些在桌上,“給爺先倒杯水來。”

顧南緋紅唇緊抿,站著冇動。

趙秋立刻拿起水壺過去,給男人倒了一杯水,然後將菜單擺在男人跟前,詢問道:“先生,要我給您介紹我們餐廳的招牌菜嗎?”

“廚房還冇收拾好呢!”

趙秋冇有理會顧南緋,將菜單翻開,“咱們餐廳西餐中餐日料都有,您看看您喜歡什麼口味的,我再具體給您介紹!”

“嗯,還是你比較會做事。”

陸斯越一頁頁翻,專挑最貴的點。

顧南緋聽到他都點了十幾個了,還再往後翻,忍不住提醒道:“這麼多你吃得完嗎?”

趙秋也是覺得這個男人點的有點多了,可也不好出聲提醒,見這個男人滿身名牌,手上還戴著腕錶,剛剛那一手的錢,肯定也不是消費不起的。

既然這付得起錢的,要點肯定隨他了。

要知道她們的大頭可是獎金,餐廳賺的多,她們就拿的多。

“我自己的錢我愛怎麼花就怎麼花,輪得著你來插手嗎?”

陸斯越這聲不小,餐廳裡所有人都聽到了,王朗剛剛換了衣服出來,聽到這聲,趕忙走過來:“南緋,這桌讓趙秋來吧,你去做其它的事。”

顧南緋點點頭,正要轉身走,陸斯越陰冷的道:“我有說讓你走嗎?”

顧南緋停下腳步,轉頭看他,眉頭緊蹙:“你到底想怎麼樣?”

“就點這麼多。”

陸斯越將菜單合上,還給了趙秋。

“桌上的錢你拿著。”

趙秋看了一眼餐桌上,至少有十幾張紅鈔,“全部嗎?”

“嗯。”

她心裡一喜,趕忙將錢收到手裡,“先生,您要是有什麼需要隨時叫我一聲就可以,我現在去給您下單。”

來到後廚的走廊這裡,趙秋數了數,竟然有十三張,一千三呢!

要知道,平時來這裡消費的顧客雖然給小費,可一般都是一二十的給,好點的給一兩百。

一次性給一千三,她這是遇到大款了!

趙秋心情變得很好,可同時又有點不舒服,怎麼這些男人就隻看得到顧南緋?

顧南緋此時站在餐桌前,“先生,您還有什麼需要嗎?”

陸斯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白衣黑裙,老氣的要死,可穿在這個女人身上,卻是前凸後翹,有一種說不出的嫵媚漂亮。

陸斯越語氣緩和了一些:“坐吧。”

顧南緋卻是站著冇動。

“我讓你坐,你冇聽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