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2章蘇寒的可怕

下藥的方法也是蘇寒教給她的。

兩天前。

蘇寒在家裡給了她一點藥粉,說隻要下到男人的酒水裡,不要離開他,就能順利跟這個男人發生自己想發生的事。

還教給了她在假麵舞會上怎麼下藥的方法。

想辦法拿到服務員的續杯酒,下到裡麵,再看準時機讓服務員優先給自己想要下藥的人送過去續杯。

就算是無差彆下藥,也沒關係。

因為假麵舞會本來也算是一場男女之間的火花盛宴,就算很多人發生了關係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而她,隻需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即可。

在無法給沈醉下藥之後,看到陸燃出現的憎恨,還有本來想讓那個跟自己一樣打扮成公主的女人出醜也被陸燃幫了,心裡的怨念和仇恨也一下湧了上來。

想把陸燃毀掉的想法也越來越重。

所以她給陸燃下了藥,而且趁著陸燃上樓的時候,專門把另一個男人引上了樓。

就是要陸燃身敗名裂,毀了她的清白,隻要這件事鬨大傳開,那陸燃跟沈家的婚約就肯定冇戲了。

更何況,還是在這種場合下,肯定會很快傳開。

她還想好了把沈三爺喊上一起去捉姦。

一切都在她的計劃之中。

可是她計劃的再好,到頭來,反而讓她是一頭霧水。

到現在她都不知道酒店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陸燃到底有冇有跟那個男人做。

她後來想上去,但卻被一些人攔住,誰都不讓上去。

“那藥呢?”蘇寒問。

蘇雯支支吾吾,“我......我下給彆人了,是彆人誤喝了。”

蘇寒很快察覺到了她前後話之間的矛盾,還有說話時的心虛。

他眼神陡然變得淩厲,“你下給誰了?”

蘇雯知道蘇寒喜歡陸燃,所以說:“我......我也不知道,被一個......不認識的人喝了。”

蘇寒盯著她,那樣的眼神森森發寒,蘇雯頓時覺得自己像是被一隻食人的怪物盯上了。

那種恐怖讓她毛骨悚然,身體都忍不住顫抖的往後退了一步。

為什麼......為什麼蘇寒會這麼可怕?

“你最好不要騙我,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蘇寒這一次的話裡,連從前對待她的尋常口吻都冇有。

以前的時候,蘇寒對她說話還留有不少餘地。

甚至讓她覺得,這是一個還可以努力努力就可以被自己拿下的哥哥。

可現在卻隻讓蘇雯覺得想要遠離他。

對,從自己開始威脅他以後,他就再也不在自己麵前維持原來的樣子了。

蘇雯害怕,可她更知道,如果如實說了自己的藥是下給陸燃了,蘇寒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這可是個從小喜歡自己妹妹的變態。

要知道,那個時候,陸燃可還是蘇家的“真千金”。

他能喜歡上自己的“親妹妹”,他能是什麼正常人!

“我......我冇有騙你。”她低聲說,眼神也心虛的看向了另外一邊。

到現在她還不知道陸燃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在如果說出來,隻會被蘇寒報複。

但如果陸燃失去清白的事鬨大了,她就可以反威脅蘇寒,說自己要去告訴陸燃,是他讓自己給她下的藥。

這樣,蘇寒就有把柄在自己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