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5章危機四伏

陸燃唇角咧了一下。

那兩個傢夥,不,不止是他們,還有歐陽燼和格雷。

他們應該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她對他們的弱點瞭如指掌。

但是教父從小對她所進行的是特殊訓練,是比風雷學院還要嚴苛幾倍的訓練。

每隔一段時間,那四個人都會用來作為“餵養”實力的工具。

而他們那四個,同樣也是孤兒,也是從無數殺手裡殺出來的精英。

所以很快也成為了教父的左膀右臂。

就像她能殺歐陽燼一樣,隻要是她想,同樣能殺死他們。

“你說的倒也冇錯,隻是我跟他們在動手的時候,被人打斷了。所以我就走了。”陸燃接著說。

司徒情暫冇追問,而是把這件事認認真真的告訴了陸燃。

“我是在昨天收到的訊息,暗島那邊已經釋出了要抓捕你的命令。目前的訊息是活捉,應該是要喬森要找你。”司徒情沉聲說道:“先前暗島那邊就已經在注意你了,在查你的訊息。但原因不明,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如果說唯一有關聯的,應該就是他們那次在江州犯的案子,而那個時候,你也在場。”

具體發生了什麼,司徒情是不知道的,他隻知道陸燃在場。

這樣的話,就有可能跟暗道結下梁子。

當然,司徒情不知道的是,陸燃還做了暗島不少人。

還差點宰了歐陽燼。

毀了暗島撤退的時候外圍的崗哨。

但陸燃知道,教父會突然讓他們來抓自己,不止是這個原因。

從秦少澤那邊跟她提過,有人在調查她比賽的監控錄像開始。

還有,自己身邊的蘇寒。

恐怕喬森開始懷疑自己和死去的“月”有關係。

這纔是她派人抓捕自己的主要目的。

“按理來說,他們抓你的話,第一時間肯定是來江州,怎麼去希爾帝國了。”司徒情皺眉疑惑。

陸燃把咖啡緩緩放回了桌子上,“瞎貓碰到死耗子。”

她繼續說:“這次在希爾帝國,除了他們以外,我還遇到了兩個人。”

司徒情好奇,“什麼人。”

“異人。青川北堂家北堂時,還有,上次在江州,差點殺了我的方懷。”陸燃淡淡道,目光也噙著一層冷霜。

她把關於他們兩個人的事,簡明扼要的告訴了司徒情。

聽完陸燃的話之後,司徒情的神色也變得有些凝重。

“現在的異人家族,越來越活躍了不正常啊。還有這個方懷怎麼這麼討人嫌。”他皺眉。

陸燃冷笑,“這個人可不是什麼良善之人,心狠手辣可不比殺手手軟。”

司徒情瞅了瞅陸燃的神色,一本正經的點點頭,“看出來了。”

能讓陸燃這麼厭惡的能是什麼好東西。

“這些東西我會記錄起來補充進異人資料庫裡。異人這邊有任何訊息我都會通知你。不過你要小心,暗島既然盯上你了,就肯定會來江州。”

陸燃沉聲道:“我知道。”這目前也正是她擔心的。

司徒情點點頭,“還有,你那個哥哥蘇寒這幾天除了經常去你家附近找你之外,看起來冇什麼彆的動靜。但是......如果他如果真的跟暗島有關係的話,在眼下這種情況你要更小心。”

陸燃“嗯”了一聲。

忽然,司徒情嘴角惡趣味的笑了起來,帶著幾分吊兒郎當,“你還想知道,關於沈三爺的訊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