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5章我可以留下他們嗎

小女孩怔怔的盯著他,她不知道自己以後會有什麼。

可那雙撫摸著她臉頰的手,此刻卻讓她有種彷彿回到了許多許多年前,存在自己記憶深處時有兩個叫爸爸媽媽的人,摸著自己腦袋的場景。

讓她也無形中,開始對這個男人產生了一絲幼孩的好感和依賴。

她開始一直跟在他的身邊,接受他最嚴厲的訓練,他會找來世界上最優秀的老師,為她上課。

就連風雷學院的課程,他都有辦法讓人以更殘酷的訓練方式來訓練她。

他說:“我會將你培養成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冇有任何人能和你比肩。”

“孩子,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比我更瞭解你,隻要你乖乖聽我的話,你想要什麼,你都會得到。”

“殺人隻是一個技巧,你需要做的,就是將這個技巧發揮到極致。”

“你不需要有感情,摒棄掉所有會擾亂你心的東西。你隻需要,知道聽我的命令列事。”

......

“為什麼不殺了他們。”他冷冷的看著她,“你心軟了?”話裡蘊含著幾分怒意。

麵無表情的蘇然掃了一眼那四個男孩。

那四個男孩的年紀看起來比她大不了多少,甚至有的比她還要小點。

四個人瑟瑟發抖害怕的蹲在角落,身上也淬滿了血。

“他們,還不錯。”她說:“如果你需要的話,可以留下。”

少女的聲線有些過於冷淡,明明才十歲的樣子,可那種冷漠的神情卻根本不像是一個孩子。

喬森聞言才緩緩看向了那四個男孩,在他目光掃視下,那四個男孩年根本不敢喘大氣,可那眼神裡卻有一種不同於其他人的光。

“你的眼光不錯,可是你應該清楚,我不喜歡彆人違抗我的命令。”他淡冷出聲,話裡依然蘊著一股怒意。

他不喜歡她不聽他的話。

無關這幾個人到底如何。

“那,我可以留下他們嗎。”她抬眸看著他,雖然聲音依然淡漠。

聽不出任何一絲感情,冇有同情,也冇有可憐。

就好像隻是問一句,即便是殺了他們也沒關係的。

喬森冇有看那四個人,而是看著蘇然。

“給我一個理由。”他問。

似乎是察覺到蘇然並不是因為對那四個人有什麼特殊的感情,所以喬森的那股怒意也暫時的消失不見了。

“我需要陪練,他們不錯。”她看著喬森淡淡的說:“其他人都太弱了,也被殺的差不多了。他們跟我年紀差不多大,還可以成長,而且不那麼容易死。”

這句話冷血的很難讓人相信隻是從一個十歲不到的孩子裡嘴裡說出來的。

但在喬森看來,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什麼樣的環境會造就什麼樣的成熟度和這個人的說話方式。

而蘇然,已經徹底的在他的培養下墮落成了一個小惡魔。

他很滿意。

彷彿正在看著自己澆灌的惡魔之花緩緩生長,逐漸的長成他想要的樣子。

他冰冷的唇線輕輕勾了起來,“好。”

他答應了。

那四個男孩的眼裡此刻也多了一絲對未知的恐懼,以及對未來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