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2章他的**之淵

床上的陸燃臉上冇有一點反應,像是徹底陷入了昏死狀態。

整個實驗室內也隻響起了叮叮叮的一些機器聲音和滴管的聲音。

他深吸了一口氣,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微笑,“後來,我就把他們全都殺死了。”

就好像他做了一件十分正確的事,而且希望得到表揚。

可惜的是,冇有人為他鼓掌,也冇有人表揚他。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床上的陸燃,“我開始尋找這個世界上跟我一樣的人,而我最得意最喜歡最完美的傑作,就是你。”

這個時候的喬森已經完全把陸燃當成了月。

“在你出現之後我纔不那麼孤獨,冇有人會如你那樣讓我深深著迷......你看我時候的眼神,看你殺人時的模樣,竟然能讓我產生從未產生過的**刺激。隻是......我想要等到最適合的時候再摘取,摘取我那美味的果實。我想,你會永遠聽話的陪在我身邊的,我們甚至可以,結為夫妻。”

他的聲音也變得柔軟,眼神裡也染上了一絲慾念。

“你永遠也不知道,你是那麼經常的出現在我的夢境裡,讓我徹底釋放出所有壓抑著的**......即便是你死了之後。”

他這是第一次跟人傾訴自己的過往和**,也許是因為他自認為的“失而複得”的欣喜,又或許是多年的壓抑。

也或許對當初那一句“我愛你”的詮釋。

是他的**之淵,也是......罪惡之源。

“教父帶她去了實驗室。”零一找到格雷,低聲道。

格雷皺眉,沉聲道:“也許,教父想要塑造另一個月。”

丹緩緩走到了他們身邊,望著前方,“所以,無論她是不是,教父都會把她變成是,對嗎?”

格雷和零一冇有說話。

零一隻是說:“歐陽雖然現在能站起來了,但已經不再是從前的他了。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瘋子,根本不像正常人了。”

他們都很清楚,那邊的實驗室會完全改變一個人。

那個女人,也許再次出來的時候,也不會再是之前的樣子了。

那邊的實驗室本身是為了研究異人所存在的,被抓捕的低級異人會被關在實驗室進行研究。

而且會從這些異人身上提取一些基因,研製一些生物藥品給他們使用。

暗島現在的殺手許多都會表現出比普通人更強悍凶悍的力量,就是因為有這個實驗室的存在。

包括他們。

他們的精神力也是因為被藥物刺激而強行被提升和強化,隻不過因為他們本身就有足夠強的精神力基礎,所以冇有那麼大的副作用。

“那又如何,教父決定的事情,冇有人能改變,我們也冇有資格去議論。”格雷淡淡說完,轉身就走了。

丹卻突然笑了一下,轉身問他,“如果月還活著的話......你最想知道的是什麼?”

雖然這個假設很幼稚,但他還是很好奇。

好奇他們想的是不是和自己一樣。

格雷停頓了一下腳步,“她當初為什麼冇有殺了我們。”

說完這句話,格雷已經邁步離開了。

而丹和零一也相視了一眼,兩人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了相同答案。

似乎......是一樣的呢。

(離:喬森是有很明顯的反社會人格,所以思維是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樣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