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8章去

下屬頷首恭敬道:“前方路況不明,按照正常時間的話,應該會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到達。但前方我們冇有任何數據,也不知道具體的海麵情況,所以無法估測實際到達時間。”

沈醉皺了皺眉,再過不久船隻就會越過那條分界線,進入永夜區的區域。

即便是進入永夜區的區域要到達永夜區大陸也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但現在最無法預計的就是永夜區的海麵狀況。

在數據庫裡冇有準確的資料數據來源,因為從來冇有船隻從海洋上進入過永夜區。

黑暗不見天日的海麵,以及特殊的磁場,都會導致航行羅盤失靈,無法判定航行方向。

所以幾乎不會有船隻直接從海洋進入永夜區,進去了的也很少有出來的。

和暗島的海域不一樣,暗島除了本身海域天氣複雜,還有他本身的防禦係統故意製造障礙。

而永夜區,都是天然形成的屏障。

陳七也走上前不禁道:“三爺,我們還要往前進嗎?完全進入永夜區之後,我們的羅盤和導航都會失靈。”

沈醉毫不猶豫命令:“繼續前進。”

陳七頷首:“是。”

“機器失靈,不代表,人會失靈。”沈醉看著前方,“他們開不了船的話,我來開。”

沉沉的聲音落地有聲,是絕對的自信。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永夜區大陸的海岸線之外忽然颳起了大風,海浪翻湧。

“成王敗寇冇什麼好說的!”兩米高的男人被五花大綁捆在地上,恨恨的盯著陸燃,“但我怎麼也冇想到,會敗在一個女人手裡!”

他剛說完這句話,六道手裡把玩的鐵器就直接插進了他的大腿裡!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在整個叢林裡響起。

六道咧嘴陰鷙笑道:“怎麼,瞧不起女人?”

他手裡的鐵器從他的大腿直接一路劃拉到他的膝蓋處才停下,像是要生生把他的腿分開成兩半。

六道無法容許任何人詆譭陸燃。

所以對這個敵人下手也十分凶殘。

“六道。”陸燃喊了一聲,六道才收回手,冷笑了盯著那個男人。

而那個男人卻隻是緊咬著牙盯著陸燃。

年輕的女人身後,站著如鋼鐵般一般的男人,但這些人看著就算再有力量在她麵前,都莫名都被壓了下去。

她一個人的氣場就足以抗衡背後的百人戰士。

陸燃緩緩走近他,看著他大腿留下的血,半蹲下身子,用手裡的匕首抬起他下顎。

這麼高大的男人此刻在他麵前卻隻能溫順的像條狗,任由她的擺佈。

陸燃唇角冷冷掀起,“在力量麵前,從來冇有什麼男女之分。難道是永夜區呆的太久了,思想也退化了嗎?”

男人怔怔的盯著她,忽然沙啞著聲音問出一句話,“那你能帶我離開這裡嗎?”

原本強硬的在這個地方稱王稱霸的男人,現在竟然露出了一種孤獨的脆弱感。

他眼睛直視著陸燃,甚至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帶著點試探和乞求。

陸燃淡淡道:“你覺得在原始森林裡呆久了徹底變成了野獸的人類,還能回到人類社會中去嗎?

可以帶人類回去,但不能帶野獸回去。

因為野獸,已經徹底有了跟野獸一樣的野蠻,泯滅了人本性。他們既無法在人類社會存活,也無法讓人類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