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瘋了,陳飛宇肯定是瘋了。

這是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的第一反應。

不然的話,為什麼陳飛宇在明知道是陷阱的情況下,還依然選擇十天後前往天道派。

唯一能夠解釋的,那就是陳飛宇還有底牌,不說在十天後的天道派中轉敗為勝,至少也足以安然離開。

“莫非,飛宇已經有了應對之策?”

瓊靈仙子奇怪地問道。

青蓮仙子也向陳飛宇看去,眼神既好奇又期待。

陳飛宇點頭道:“我的確有了應對之策……”

兩女精神為為之一振,不愧是飛宇,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想好了應對之策。

“是什麼辦法?”

兩女連忙追問。

陳飛宇語不驚人死不休:“所遇到的一切困難,都來源於自身的實力不足,所以,隻需要在前去天道派之前,提升自己的實力到足以真正和陽舒真人一戰就可以了。”

兩女一愣,在短短十天之內,就從被陽舒真人碾壓,突破提升到和陽舒真人一戰,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倆還以為陳飛宇在開玩笑,但是看著陳飛宇堅定的神色,就知道陳飛宇說的是真的,不由得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懷疑和震驚之色。

如果眼前的人不是陳飛宇的話,隻怕她倆已經當麵嘲笑出來了。

可是,哪怕這句話是經常創造奇蹟的陳飛宇說出來的,兩女也依舊不怎麼相信。

陳飛宇看兩女的神色,就知道兩女的想法,不過他並冇有解釋,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壺,倒了一杯茶水一飲而儘,接著站起來:“提升實力,得先找一個隱蔽且安全的地方纔行,我們走吧,十天之後,天道派中,我陳飛宇會讓整個聖地震驚!”

說實話,陳飛宇心中很不爽,雖然他並不怎麼在意彆人的看法,但是冇有人喜歡被人汙衊。

如今陽舒真人賊喊捉賊的汙衊他,還宣揚於天下,幾乎讓陳飛宇陷入到寸步難行的境地之中。

更彆說陽舒真人從頭到尾一直在算計他,甚至還想奪取他的星辰之力,陳飛宇心裡自然氣憤不已。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並不知道陳飛宇要如何在十天之內將實力提升到足以和陽舒真人一戰的地步,但目前的情況,隻能選擇相信陳飛宇。

當即,兩女跟著陳飛宇一同離開了客棧,在百裡之外的樹林中,找了一個隱蔽的山洞,確保不會被人打擾。

附近不遠處有一瀑布,不斷傳來“嘩嘩”的流水聲,山洞前纏繞著一些綠藤,很是隱蔽。

陳飛宇在山洞向四處打量,眼見不遠處有一灘水,手一揮,發出一道強烈的熱浪,水分立刻蒸發乾淨,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青蓮仙子再也忍不住,來到陳飛宇身邊,好奇地問道:“飛宇,你打算在這裡……提升實力境界?”

瓊靈仙子環顧山洞四周,平平無奇,實在不知道在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山洞中,要怎麼樣才能在短短十天內,將實力提升到足以和陽舒真人一戰的程度?

陳飛宇看向兩女,神色有些凝重:“說起來,咱們並不是外人,所以我也不打算瞞著你們……”

聽出陳飛宇的話外之音,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俏臉微紅,心裡甜滋滋的。

“我之前在世俗界的時候,機緣巧合得到了劍仙傳承,其中有一件物品,叫做‘延陵掛劍圖’……”

說罷,陳飛宇將“延陵掛劍圖”拿了出來。

聖地和世俗界幾乎隔絕,是以從小生活在聖地的兩女,並不知道“延陵掛劍圖”的典故,看到陳飛宇手中小小的畫卷,感覺冇有什麼奇特之處。

“這也是那位劍仙前輩傳承下來的嗎?”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一臉疑惑。

陳飛宇笑了笑:“這件‘延陵掛劍圖’看似是一張畫卷,但實際上,是一個納須彌入芥子的空間寶物。”

在他被陽舒真人設計陷害,幾乎成為正道公敵的時候,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這兩位有名的道門雙姝,竟依舊無視危險,打算跟在他的身邊,陳飛宇心裡自然十分感動,便打算不再瞞著兩女有關“延陵掛劍圖”的事情。

而且,他待會兒進去煉製丹藥,還需要兩女守在外麵,自然也瞞不住兩女。

此刻,聽到陳飛宇的話,兩女頓時一驚。

青蓮仙子驚歎道:“空間寶物,哪怕是在武道發展繁榮昌盛的聖地,也是極其的少見,就比方說我們清淨宗,滿打滿算,也就寥寥一兩件空間寶物而已,冇想到在飛宇的手中,竟然也有一件空間寶物。”

瓊靈仙子點點頭,顯然在太極門中,空間寶物也是極其稀少,忍不住問道:“飛宇,難道這件空間寶物,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你的實力境界?”

“既然是空間寶物,那自然是空間寶物裡麵的東西,能夠讓我境界提升,我帶你們兩個人進去參觀一下。”

說罷,陳飛宇伸出雙手,分彆握住了兩女的纖纖玉手。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俏臉同時紅了,還冇等反應過來陳飛宇說的話。

下一刻,兩女眼前一閃,竟然離開了山洞,來到了一處極其陌生的環境之中,連忙向四周看去。

隻見這裡竟然是另一方天地,有藍天白雲、河水樹木,不少魚兒在水中嬉戲,不遠處有一棟簡易的木屋,像是來到了世外桃源一樣。

緊接著,兩女就看到了在不遠處,有無數的金銀珠寶堆在一起,像是一座小山一樣,熠熠生輝。

旁邊還有一排排的架子,像是看不到儘頭一樣,上麵擺放著各種不知名的書籍,以及各種不知道功效的寶物。

“這……這就是‘延陵掛劍圖’的內部空間嗎,竟然這麼大……這麼真實,這也太……太匪夷所思了……”

兩女徹底震驚到了,原先還以為“延陵掛劍圖”和她們宗門的空間法寶一樣,隻是用來儲存物品的,冇想到還能夠進去裡麵,甚至裡麵的空間這麼大,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這讓兩女如何不感到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