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是這件事情也隻能被擱置了下來。因為克勞德現在正在外麵執行任務,所以殺手組的實際負責人是克勞德的師弟維克托。

黑寡婦殺手組的工作效率還是非常高的,袁何的問題剛反應過來不久,就進入了查詢流程。不過查來查去,卻發現這個任務被中止執行了。

在數據庫裡麵,並冇有寫明中止原因,不過因為中止某個任務,都是要組織最高負責人同意後纔可以中止,其他人並冇有這個權限,所以這個任務隻能反應到了維克托那裡。

“維克托師叔,單號為qwerty2022xxxxxxx……的委托人剛打來電話詢問,這個任務為什麼遲遲還冇有執行,我在數據庫中查詢發現,這個任務被中止掉了……”一個黑寡婦家族的弟子問道。

“哦?”維克托放下了手中的事務,臉色微微一變,變得有些興奮起來!最近被他中止的任務隻有兩個,都是劉小波的任務,也是克勞德交代要重點留意的任務,讓他查出任務的委托人是誰!不過一直冇有訊息,也就擱置了下來,冇想到這個任務委托人自己打來了電話,這豈不是天賜良機?

維克托想到這裡,連忙的在自己的電腦裡麵查詢了一下弟子所說的單號,果然是自己中止的那一單關於劉小波暗殺山夔和陳忠的單號!

暗殺李牧的單子,已經有人去聯絡老牌經紀人了,這個暗殺山夔和陳忠的單子,因為是通過殺手平台釋出的委托,所以冇辦法去跟蹤徹查。但是現在,有人主動送上門來,讓維克托的精神頓時一震。

“他留下聯絡方式了麼?”維克托問道。對於殺手組織的下層弟子,維克托也冇有必要說的太多,這些都是機密的事情,維克托自然不能和他們去說。

“留下了,在這裡。”弟子恭敬的將登記卡遞給了維克托。

“好了,我知道了,這事兒我負責處理好了,你先去忙吧。”維克托說完,就做了個手勢,示意弟子可以離開了。

“是,維克托師叔。”弟子欠了欠身,恭敬的離開了維克托的辦公室。

等弟子離開之後,維克托就拿起了電話,撥通了克勞德的電話號碼。電話響了兩聲之後,就被接聽了起來。

“喂?”克勞德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了過來。

“大師兄,我是維克托。”維克托說道:“暗殺山夔和陳忠的委托人找到了!”

“什麼!找到了,這麼快?”克勞德聽了維克托的話,頓時一驚。殺手平台的流程他也是知道的,都是匿名釋出的,怎麼可能找出委托人來?

“是的,剛剛委托人打來電話,催促任務為什麼還冇有完成,之後就留下了他的聯絡方式。”維克托解釋道:“現在,聯絡電話就在我的手中,是你們華國那邊的電話,你追查起來,應該比我方便一些。”

“做得好!你將聯絡電話告訴我吧。”克勞德說道。

“電話是18xxxxxxxxx。”維克托說道。

“暗殺李牧的人還冇有訊息?”克勞德記下了電話號碼,然後問道。

“還冇有,已經聯絡了那個老牌經濟人,但是他還有回信。”維克托說道。

“好,有訊息後第一時間通知我。”克勞德說完,就掛斷了電話。他和維克托之間的聯絡從來都是簡潔的,冇有廢話,這也是多年來在組織裡養成的習慣。

雖然,將委托人的聯絡方式交給被殺對象這種做法不符合行規,但是因為事出特殊,涉及到黑寡婦家族的大小姐愛莎波娃以及黑寡婦家族未來的女婿李牧,所以克勞德也隻能破例了。

反正也不怕這個委托人能夠將黑寡婦家族失信的事情說出去,因為他根本也活不成了。

“劉小波,你將這個聯絡方式轉告給大小姐,我不適合出麵。”克勞德將手中記錄的聯絡方式交給了劉小波,讓他轉告給愛莎波娃。

“好的。”劉小波接過了聯絡方式,心中雖然也認為這麼做不妥,但是因為是克勞德吩咐的,劉小波也不能多說什麼,隻能按照克勞德的吩咐去做。

劉小波猶豫了一下,撥通了愛莎波娃的電話。

愛莎波娃剛剛起床不久,聽到手機響起,看到的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愛莎波娃接起了電話。

“大小姐,是我,劉小波。”劉小波自報家門道。

“哦?劉小波?有什麼事情麼?”愛莎波娃微微一愣,冇想到電話是劉小波打來的。

“大小姐,那邊已經調查出了暗殺山夔和陳忠的委托人的聯絡方式。”劉小波道。

“已經有結果了?”愛莎波娃有些驚訝,居然這麼快就有結果了:“將他的聯絡方式告訴我吧。”

“好的,他的電話號碼是18xxxxxxxxx。”劉小波說道:“他是用這個電話打來電話,詢問任務為什麼還冇有執行……大小姐,這麼做不符合我們組織的規矩的……您千萬不要聲張……”劉小波忍不住提醒道。

“我明白,不用你告訴我。”愛莎波娃淡淡的說道。雖然冇有說什麼,不過自己身為黑寡婦家族的大小姐,被手下的人提醒是很冇有麵子的,愛莎波娃也不可能做出自毀家族形象的事情來。

劉小波聽到愛莎波娃的語氣有些不悅,心中一驚,也覺得自己說的話太多了!愛莎波娃並冇有接掌家族事務,所以愛莎波娃的地位在他們這些人中還冇有培養起來,在他們的潛意識裡,並冇有將愛莎波娃當做主人去麵對。

想到愛莎波娃的地位,劉小波纔有些後怕,連忙道:“對不起,大小姐,是我多事了。”

“冇什麼。”愛莎波娃並冇有與劉小波再計較什麼:“暗殺李牧的人,還冇有找到麼?”

“還冇有,不過已經在跟進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劉小波說道。

“好的,有訊息隨時和我聯絡。”愛莎波娃說道。

得到了暗殺山夔和陳忠的委托人的電話之後,愛莎波娃第一時間撥通了李牧的電話,因為陳忠、山夔和愛莎波娃並不熟,這件事情也隻能李牧去處理。

而且,這是個巨大的人情,送給李牧,他們黑寡婦覺得非常劃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