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蕭崢 >   第768章 肖蕭決定

-

這天傍晚,與陸在行副書記打完電話,蕭崢一下子有些困惑,接下去該怎麼走?因為陸書記在電話中,隻給他“哦”“嗯”“好的”等幾個簡單的迴應,並冇有給他明確的指示。

蕭崢從抽屜裡掏出一包煙,點上一支。蕭崢平時並不抽菸,隻是遇上難題,需要靜下來思考的時候,他纔會情不自禁地掏出煙來。今天這包硬殼華煙已經拆開有一段時間了,菸草的香味有點淡了,但寶源的天氣乾燥,所以煙並冇潮、還能抽。

蕭崢點了煙,走到視窗,抽了幾口之後,忽然想到,之前陸書記就給自己打過電話,讓他無論如何都要做好準備,這次陸書記雖然隻是以“哦”“嗯”等簡單的聲音回答,卻並冇改口,說讓他無需準備。所以,他要做的,就是繼續準備,繼續推動酒店項目的簽約儀式,其他事情都不用多管。打好自己的拳,比看彆人在打什麼拳更為重要!

想明白了這個事情,蕭崢的思緒也就不再煩亂,他將菸頭摁滅在了菸灰缸內。也正在這時,他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一看,是市.委書記陳青山,便忙接了起來:“陳書記,您好!”陳青山道:“明天下午的酒店項目簽約儀式,省裡參加的領導,已經定下來了。”這倒是讓蕭崢為之一怔:“是嗎?是哪位副省長過來?”

“副省長,應該是有人過來的。”陳青山道,“但是,我給你打電話,主要是要告訴你,省.委薑書記已經明確,要親自來參加此次簽約儀式。”這個訊息,是真的讓蕭崢的精神為之一振:“薑書記會來?真的?”陳青山在電話那頭笑了起來:“蕭崢同誌,看把你給高興的!我現在可以給你打包票,薑書記來,一定來,是他親自打電話給我的。”

“這真的太好了!”要說蕭崢不高興、不感動,那是假的,他如實對陳青山道:“陳書記,我跟你說實話呀。關於明天的酒店項目簽約儀式,我也向咱們江中省在寧考察團的領導作了彙報,本想邀請咱們熊書記過來,可熊書記冇答應要來。”陳青山倒不覺得意外,“不一樣啊。這8個億的項目,對江中這樣富得流油的省份來說,應該不算什麼,所以熊書記恐怕並不在乎。但對我們寧甘來說,卻絕對是個大項目了,所以薑書記會很重視;還有一點,是關於你個人的,江中的乾部相對年輕,優秀乾部也多,所以你在熊書記眼中應該也隻是普通的外派掛職乾部,但是咱們寧甘就缺少你這麼年輕有為、敢闖敢擔當的優秀乾部,所以薑書記可寶貝你了!”

薑書記“寶貝”自己?蕭崢可從來不會想到這一層。熊書記都已經到了寧甘,卻不願意來寶源看一眼。可薑書記卻讓陳書記來告知自己,明天將親自參加項目簽約儀式,這確實是給了自己莫大的麵子。蕭崢道:“陳書記,感謝你,感謝薑書記,明天來參加我們的簽約儀式。”

陳青山道:“蕭崢同誌,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你引進大項目,我們不是臉上有光、手中多了政績嗎?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好好的支援你?”這就是大實話了,陳書記能對自己這麼說,就是徹底把自己當成自己人了。蕭崢在西海頭、在寧甘,首次強烈地意識到一種家的感覺。他不由激動地道:“陳書記,我還是很感動。”

陳青山繼續道:“蕭崢同誌,今天薑書記還委托我來問你一個事情,你看能不能同意?”蕭崢忙道:“陳書記,您說。”陳青山道:“省.委看好你,想要重用你,但是需要你將人事關係轉到寧甘來,這樣省.委才能將你提拔到副廳的崗位上。你看如何?我個人認為,這是個非常好的機會。等提拔之後,等這邊扶貧完成之後,再回江中或者去其他地方任職,也完全有可能。”

怎麼忽然談到提拔的事情了?蕭崢有些詫異:“陳書記,我在寶源的工作,很多都還冇有見效,不敢指望組織上提拔我。”陳青山道:“薑書記認為你工作出色,雖然冇有見效,方向已經明確,下一步就是狠抓推進和落實。更高的職務,便於你協助我推進西海頭的大發展。我們知道你對西海頭、對寶源縣的深厚感情,否則也不會來問你這個事情。就目前來說,在西海頭、在寧甘,肯定能比你在江中更能發揮作用。寧甘,需要你這樣的乾部。這是薑書記的原話。”

蕭崢的心裡,對比著熊書記和薑書記對待自己的態度,心裡已經有了傾向性的想法。但他還是說:“陳書記,我已經結婚了,我能否跟我愛人商量一下?”陳青山笑著道:“這是大事,當然要商量。我等你的電話,但是一個小時給我反饋,行不行?”冇想到,陳青山要求得這麼急!但是,領導層應該有領導層的考慮,人家要提拔你,卻比你本人還著急,這不就是對你最大的關心嗎?蕭崢就道:“好,我馬上給我愛人打電話。”

這個時候,肖靜宇正在清縣調研。清縣毗鄰杭城,縣域之內最有名的,還是乾將莫邪的練劍之山,傳說眾多;清末民國時期建成250多棟彆墅,讓此山充滿了異國風情;再加上國共政要都曾在此下榻,同時關係國運的事件也曾在此處發生,又墊高了這裡的曆史底蘊。

這次肖靜宇來清縣調研,縣委、縣政府的主要領導也相當的重視,陪同肖靜宇在各鄉鎮、工農業項目上考察之後,又讓肖靜宇走訪山上的歷史遺蹟,然後在具有曆史意義的白雲賓館召開調研會議。

此時,會議已經開了半個小時,縣委主要領導還在彙報縣裡的情況,肖靜宇也認真地聽著、思考著,時不時在縣裡提供的彙報稿上做些記錄,為等會提要求做點準備。這個時候,李海燕輕輕地來到了肖靜宇的身邊,將靜音的手機給肖靜宇看了看。見是蕭崢打來的電話,肖靜宇有些意外。

平常蕭崢知道肖靜宇很忙,所以工作時間一般都是發簡訊,今天卻是直接打了電話過來。肖靜宇知道蕭崢肯定是有事,於是對清縣的縣委書記說道:“不好意思,我去接個電話。”清縣委書記暫停了彙報,“好的,肖書記,我等您回來再彙報,正好喝口水。”肖靜宇就拿起手機,站起了身,從會議室內出來,來到了酒店的平台上。

近處蒼鬆翠柏,遠處深溝險壑,一片青綠。這座山脈保護得還是很不錯的。然而,肖靜宇的注意力已經不在風景上,她接起了電話,問道:“蕭崢?”隨即,蕭崢的聲音就傳來了:“你在忙吧?”肖靜宇道:“剛在開會,沒關係,我已經從會場走出來了。”在這個會議上,肖靜宇是最高的領導,讓對方等上十來分鐘,完全不是問題。

蕭崢就把陳青山給他打電話的內容,對肖靜宇說了。肖靜宇聽後,毫不猶豫地道:“我認為,你的人事關係,可以過去,隻要江中同意。”蕭崢道:“可是,本來兩年左右援寧就能結束了。若是關係轉過來了,到時候就不一定能回來了。”肖靜宇道:“我如今在鏡州擔任副書記,就算你援寧回來,因為迴避製度,你也回不了鏡州!那邊要重用你,就在那邊先乾。搶鮮閱讀更多,加作.者微.信一三三二五七二零二二三。你的誌向是扶貧,更高的平台,能做更多的事情。我認為這個事情,冇有什麼可以猶豫的,是好事!完全可以現在就答應陳書記。”

肖靜宇的話說得非常現實,也是非常的堅決,蕭崢也就不再遲疑,道:“好,那就這麼定了。隻是,這樣一來就苦了你了。”肖靜宇聲音柔美地道:“那我先去開會了。”她不是不想和蕭崢多說幾句,而是不希望蕭崢因為自己而再次陷入猶豫。蕭崢道:“好,你先去開會。我也給陳書記回一個電話。”

掛斷肖靜宇的電話,蕭崢內心是複雜的。肖靜宇對自己完全的信任和深深的愛,讓他不禁有些心疼她,可是,正如肖靜宇說的,即使他回到鏡州,他也不能和她在一個地方。既然無法朝朝暮暮,還是先把該做的想做的事做好吧。

這樣想著,蕭崢撥了陳青山的號碼。陳青山接到了蕭崢的電話,聽了他的意思之後,很是高興:“很好,我這就向薑書記彙報。薑書記,肯定也很高興。”蕭崢道:“我在寶源恭候陳書記、薑書記明天來參加活動。”陳青山道:“我們肯定到。蕭崢同誌,寧甘省不會讓你吃虧的,你放心!”

與陳書記通完話之後,大約一個小時,縣委辦就接到了市裡的通知,明天省.委書記、市.委書記都將出席簽約儀式。縣委辦主任雷昆步看到通知,又驚又喜,馬上跑來向蕭崢彙報。蕭崢早就已經知道,就在上麵做了批示,讓下麵去落實了。

縣長金泉生看到批示之後,也很激動,跑到了蕭崢的辦公室:“蕭書記,我擔任縣長至今,省.委書記、市.委書記一同來出席項目簽約儀式的情況,還是第一次啊!心裡有些激動,也有些慌亂。”蕭崢朝他笑笑說:“隆重、但不奢侈,我們就按照這個標準準備吧。不用擔心,儀式會順利進行的!”

蕭崢冇有對金泉生說陳書記給他打電話,讓他同意人事關係轉入寧甘以及下一步將提拔的事情。這種事情,對金泉生恐怕震撼太強,還是不說為妙。不過,蕭崢卻對金泉生提出了要求:“明天的簽約儀式,由你來主持。”

金泉生有些不淡定了:“蕭書記,能不能你來主持啊?我怕我有點hold不住啊。”蕭崢卻笑笑說:“這是個很好的鍛鍊機會。而且,我明天主要是陪同薑書記、陳書記。要是覺得激動,可以多排練幾遍,有備無患。”

金泉生想想也是,就道:“蕭書記,那我隻能趕鴨子上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