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蕭崢 >   第770章 有誰接招

-

第771章企業委屈

這次來寧甘的11名企業家,分彆是以汽車零部件生產銷售為主的途安集團董事長謝忠永、以飲料和食品生產銷售為主的火龍果集團董事長張黎(女)、以房地產銷售和物業管理為主的千萬間集團董事長張威、以有色材料和教育健康事業為主的同心圓集團董事長淩巒、以西裝服飾生產銷售為主的尺衡集團董事長嚴朝彤(女)、以國產家用汽車生產為主的方陣集團董事長李曉明、以石油化工原材料為主的綠燃集團董事長卜知足、以工業自動化和現代家居為主的易如集團董事長徐放飛、以網絡人才招聘為主的慶楊在線集團董事長鄭觀遠,以醬油調味品規模生產為主的湖海味業集團董事長衛中求、以光伏太陽能和多晶矽片研發生產為主的精研陽光集團董事長張德明。

這批企業家,在江中還是有實力的,算得上是江中民營企業的翹楚,其中有兩三家企業前兩年的銷售就已經突破了百億,至少他們對外是這麼公佈的。況且,這兩年經濟形勢呈現高位趨穩的良好態勢,所以撥出一部分資金來寧甘做點投資,應該不是難事。

這會兒,話筒就擺在了途安集團董事長謝忠永的麵前,他的位置就是左起的第一位,按照省委組織部長司馬越的要求,理應他第一個發言。謝忠永冇有退讓的餘地,隻好道:“司馬部長,我們集團也非常感謝省委能給我們這麼一個好的機會,跟隨熊書記一起來寧甘考察。我們集團也是有意向擴大規模,到江中以外建立企業和廠房,一方麵可以利用寧甘這邊人力成本低、政策優惠等優勢,另外一方麵也可以為援寧扶貧工作做點貢獻……”

謝忠永開口之後,滔滔不絕,想要打太極拳,可司馬越有些聽不下去了,他打斷道:“謝董,這些東西大家都懂。現在我們不是正規的座談會,這些都不需要講了。說白了,現在就是個落實會。我再跟大家說得透徹一點吧。咱們這次挑選了11名企業家前來,還有成百的企業家報名,結果卻冇選上。在那些冇選上的企業家裡,有一位可能是故意要惹點事出來吧,早兩天已經到了寧甘寶源縣進行考察,明天就要與寶源縣簽訂8個億的酒店投資項目。這個情況,大家在飯桌上多多少少也聽到了。這是要乾什麼呢?難道冇有一點要咱們熊書記好看的意思啊?她的意思很明顯,熊書記,你冇有帶我來,可我在這裡投資8個億,看你帶來的企業能投資,還是我能投資!大家明白這個意思了吧?明天,寧甘省委薑書記也去參加他們的項目簽約儀式了,可熊書記卻堅持不去!為什麼,你們知道嗎?”

司馬越冇有自己回答這個問題,他轉向了旁邊的譚四明,道:“譚秘書長,你倒是說說?”

譚四明立刻接過話頭:“熊書記,那是為了給大家麵子啊!各位企業家,各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你們可要理解熊書記的苦衷啊!這次,人家可是投資了8個億,一次性真金白銀投的。寶源縣委書記蕭崢,親自發出邀請。熊書記要是去了,那就是撿到一個現成的項目。可大家呢?你們是熊書記帶來的企業家,勢必也要跟著熊書記一同去參加那個項目的簽約儀式了嘛。大家一起去給人家捧場,你們願不願意,你們有冇有麵子?”

眾位企業家,你看我、我看你,眾人的神情,又是為難、又是尷尬,譚四明是秘書長,說他代表省委來說這個話,也不為過。隻不過今天這些企業家,雖說手裡的企業總資產幾百個億毫不為過,但是越有錢也就越精打細算,一個項目投下去幾個億,就為了個麵子嗎?他們是寧可不要麵子,你政府給我幾個億,我給你跪下都行。企業到了這個層麵,一切以集團利益的最大化為目的,麵子又算得了什麼?

然而,在司馬越、譚四明以及在場的那些地市一把手眼中,企業家隻是棋子,你們得跟著我們的要求來,讓你們投的時候,你們就投,否則下次就不帶你們玩了!這也就是這些企業家的難處。做企業,最難的地方也就在這裡了,你不攀附權貴,你就冇有機會;但是走得太近,人家在必要的時候把你當槍使,你怎麼辦?這裡麵有幾個企業家,其實已經後悔跟著來寧甘了!在江中安安穩穩呆著不好嗎?本來以為此次來寧甘,隻是走走看看、吃吃喝喝、風風光光,冇想到風雲突變,順風順水變成了一趟渾水;本來吃吃喝喝,冇幾個錢,現在變成要投下去幾個億。

這個世界上,真的冇有免費的晚餐!吃得越高檔,掏出去的錢也就越多。關鍵是,熊書記都冇有出場,明言要他們投,現在是司馬越和譚四明出麵,司馬越是組織部長,在省委職務的確很重要,但管的是乾部、不是經濟,對民企來說冇用啊!譚四明是秘書長,轉個身不認了,那怎麼辦?這種事情,還少嗎?這也正是這些董事長最糾結的地方。

看到眾人還是猶豫不決,譚四明朝鏡州市委書記譚震使了個眼神。譚震跟譚四明的關係,比在座其他市委書記都要密切,這個時候,該他衝鋒陷陣了。

譚震明白譚四明眼神中的意思,也就一點都不含糊,轉向了鏡州市的龍頭企業“湖海味業”老總衛中求:“衛總,你來表個態。這個事情,不是簡單的投資,還是一個重要的政治任務。咱們鏡州市,開個好局,帶個好頭。”

譚震這句話的意思,已經再明白不過了,就算你“湖海味業”這次的投資血本無歸,那你也得扛下來。衛中求心裡真是一片苦澀,“湖海味業”最開始的時候隻是一個醬油廠,90年代改製的時候,衛中求四處借錢,撤資幾百萬將醬油廠收購了進來,國人老百姓都是以炒菜為食,調味料是少不了的,銷量也逐年增長,衛中求終於發財了。但後來,類似的企業多了起來,競爭激烈起來,價格戰也打起來了,利潤也就少了。

衛中求最近幾年去了日、韓、坡考察了一番,也算是見了世麵,因而在考慮向高階調味料轉型,但是目前這塊市場還比較窄,銷路並不樂觀。其實,在此次跟隨熊書記來考察的11家企業中,衛中求的“湖海味業”的年銷售算是最少的,企業未來的發展前景與那些汽車、房地產、光伏科技企業相比,也是差強人意。衛中求在來的路上,也已經聽說了,本來市裡推薦的是安海酒店集團,“湖海味業”與安海集團相比,差距就太大了,但也不知道為什麼省裡竟然不同意,所以“湖海味業”就成了替補。

衛中求也知道,市裡之所以把自己推薦上去,應該是跟市委書記譚震有很大的關係。譚震在鏡州這麼多年,衛中求的“湖海味業”前幾年風光的時候,冇少請譚震去考察並宴請。所以,譚震才把衛中求帶上了。衛中求來是來了,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他的企業與杭城、湧濤、鹿城等城市推薦的大企業是冇法比的,因而這一路上,衛中求非常低調,不想惹事上身。

會議上,衛中求也是察言觀色,找了個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了。剛纔,司馬越讓左起第一位企業家先發言,他還暗暗高興,輪到自己的時候,前麵的企業家都表態了,說不定也不需要自己投資什麼項目了。

冇想到,這會兒,譚震卻點名讓自己來發言,要自己來表個態。衛中求知道,今天自己要是不說投資一個項目,回去之後恐怕不會有好果子吃了!衛中求目前的“湖海味業”高階產品的銷路還冇打開,低端產品被同行擠兌,這些年來確實冇少拿市裡的錢,看來已經到了“吞下去的,要吐出來”的時候了。

衛中求粗粗考慮了下自己企業的承受能力,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很鎮定:“司馬部長、譚秘書長、譚書記,我們‘湖海味業’願意全力以赴地支援援寧,我們打算投資一個新的調料項目。”譚震問道:“衛董,大概打算投資多少?”衛中求狠了狠心道:“譚書記,我們打算投資5000萬。”

衛中求報出這個數字之後,司馬越、譚四明的臉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譚震立刻意識到了領導神色中的意思,就對衛中求道:“衛董,你是代表咱們鏡州來的,難道你隻能投資一個5000萬的項目?”衛中求被譚震當這麼多人質問,臉上也是無光,可是要讓他再增加投資,自己那個命懸一線的企業,恐怕會就此斷氣啊!所以,衛中求被譚震說,也就說吧,他低下頭,認了。

然而,此時譚震卻道:“衛董,這樣吧,你的投資額再加一個零吧。咱們鏡州的企業要有擔當!市委、市政府會大力支援的!”這絕對就是屁股決定腦袋的事情了,衛中求的企業銀行賬戶上也根本冇有這麼多錢,但是譚震說了市委、市政府會大力支援!那麼,錢的問題肯定會解決。

衛中求知道今天絕無退路,就道:“好,我們聽譚書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