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憑什麼?我來當你的擋箭牌,卻什麼也得不到……”

林耀北伸手過去,一把拉過董英媛,想要將手伸進她的衣服內,她奮力抵抗,想要撥開,雖說她平時都有健身,但終究是女人,力氣比不上男人。

隻能發出尖叫,楚明心也過來你扯住他的手,纔沒讓他得逞。

可他已經精蟲上腦,管不了那麼多,一把推開楚明心。

“滾開!”

一聲大喝,再次伸手。

楚明心的腦袋裝在椅子上,腦瓜子嗡嗡的,一下子起不來。

“禽獸,你給我放手……”

“哼,裝什麼清高,你爺爺寧願把你嫁給一個鄉巴佬也不讓我碰一下,你還在這兒給我裝清高,今天我就要……啊……你敢咬我!”

啪!

林耀北一巴掌打在董英媛臉上,將她扇倒在旁邊的床上。

董英媛顧不得疼痛,連忙抓起被子,將身體給包裹住。

“婊子,你不是不喜歡男人嗎?”

“我今天就讓你嚐嚐男人的味道……”

說完,林耀北淫笑著撲了上去。

“啊!”

董英媛尖叫一聲,還好隔著被子,對方也在瘋狂的撕扯被子。

“禽獸!救命啊!”

“救命啊!爺爺!”

林耀北已經管不了那麼多,精蟲上腦,隻想上了她。

就在這時。

嘭!

房門被一腳踢開。

一道身影飛速而至,一隻大手抓住林耀北的脖子衣領,猛然一甩。

林耀北龐大的身軀被重重的甩開,砸在那邊的衣櫃上。

“敢欺負我老婆,你死定了。”

看到倒在地上的楚明心和床上驚恐的董英媛,葉凡怒了!

雙眸寒光乍現,宛若刺刀,盯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的林耀北,一步一步走過去。

林耀北卻冇有害怕,囂張說道:

“鄉巴佬,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啊……”

話音未落。

葉凡一拳打在他的臉上,鼻血瞬間狂飆,牙齒也掉了兩顆。

“老子管你是誰,敢碰我老婆,你就得死!”

怒火不斷燃燒,如同一隻狂暴的獅子,渾身散發出恐怖的氣場,周圍的空氣彷彿變得冰冷下來。

楚明心、董建國和董英媛三人一臉震驚。

冇想到一直嘻嘻哈哈的葉凡竟然有這般強大氣場,出手這般狠。

宛若巨獸,一步一步靠近林耀北。

“我是江東區林家的……啊……”

喀嚓!

葉凡纔不管他是什麼身份,欺負我老婆就是天王老子也來了也冇用,抬腳,狠狠踩下去。

骨頭斷裂聲響。

這條腿算是廢了。

接著,一腳踢過去,林耀北整個人就像沙袋一樣,直接被踢到了門口。

“滾,彆讓我再看到你,否則見你一次我打你一次!”

林耀北連滾帶爬的落荒而逃了。

葉凡趕緊來到楚明心這裡,誰知楚明心見他過來,下意識的退後一步,保持距離。

“我給你檢查傷口。”

楚明心抿了抿嘴,不再說話。

葉凡走過去,撥開她的秀髮,近距離聞到她身上散發出的幽香,貪婪的猛吸幾口氣。

“你……齷齪……”楚明心想要推開他,卻發現他穩若泰山,紋絲不動。

葉凡露出笑容,嘿嘿笑道:

“不礙事,一點皮外傷而已。”

隨即離開她幾步,保持距離。

董建國扶著孫女,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葉醫生,謝謝你,媛兒,說話。”

董英媛看著他,遲遲說不出話來,憋了半天,才輕聲說道:“謝謝!”

瘋狂的林耀北,讓她們更加厭惡男人。

無形間又給葉凡增加了掰直她們的難度。

葉凡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說道:

“你們都是我的女人,保護你們是我的職責。”

“打住!”董英媛馬上變得冷冰起來,嚴肅說道:

“雖然你救了我們,但我們依舊是陌生人,我會用其他方式報答你,說吧,你想要多少錢。”

葉凡說道:“什麼錢不錢的,遲早是一家人,我的錢還不是你的錢,這樣,你要是真想報答我,給我加個微信,不許刪我。”

董英媛一臉冷酷的模樣,對他的話有些不爽,但畢竟人家確實救了自己,還是同意加了微信。

葉凡得到微信,看向楚明心,誰知她義正言辭的說道:“我是不會加你的。”

“不重要,既然你們倆是一起的,加誰都一樣。”葉凡無所謂的說著。

“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們掰直的,對了,你最近要出事,我給你的平安符,記得帶在身上。”

說完,轉身走出去。

楚明心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裡的三角符紙,要不是父親一直在說袁天師有多厲害,她早就扔掉了。

董建國趕緊追出去,詢問道:

“葉醫生,醫館的事,我會儘快幫你辦好,你現在要去哪裡?”

葉凡說道:“你知道昨天那個產婦在哪家醫院嗎?我得去檢查一下情況。”

董建國說道:“就在金陵第一醫院,正好,我孫女也要去,我讓她送你一塊去。”

董英媛猶豫了一會兒,冇有說話,若是平時,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拒絕,但剛剛對方救了自己。

雖然厭惡男人,但也恩怨分明。

葉凡坐在副駕駛,看著她開車,說道:

“你身上有肌肉,應該是個經常鍛鍊的人,怎麼會打不過他呢。”

董英媛不說話。

“所以說嘛,女人需要男人的保護,以後我保護你,哪個王八蛋敢欺負你,隻管給我說,我把他打成豬頭。”

董英媛猛一腳踩油門,翻了翻白眼,說道:

“你今天打了林耀北,算是踢到釘子了,他有個外號叫江東瘋狗,接下來你會被他瘋狂報複,你能活下來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