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前、一位青年模樣的男子手持一把長刀、刀刃鋒芒、無儘刀氣瀰漫在周圍、他彷彿化身成刀。

瀰漫的刀意恐怖到極點。

突然!

一刀斬出、斬向數百米高的巨大佛像、似乎抽拉了四周的空氣般,化作無儘刀芒,摧毀天地、欲要將這片天空劈開。

一道宛若閃電般的光芒風馳雷擊。

巨大的刀芒還未觸碰到巨大的佛像、佛身上的巨石已經開始出現裂痕。

刀芒至!

轟隆隆……

佛像徹底裂開、轟然炸裂、宛若一顆原子彈爆炸般。

刀芒橫過佛像、襲向佛像身後的高山、不斷爆破、刀芒依舊霸氣向前、不斷摧毀、橫推一切。

轟隆巨響不斷傳來。

聳入雲霄的高山墜落、跌落大海、周圍的海域不斷沸騰、一股宛若龍捲風般的勁風席捲而起。

海水沸騰、不斷炸裂、形成巨大的海嘯奔赴遠方而去。

青年眼眸如刀、眼中閃爍著雷光、手中長刀嗡嗡作響,淡定的屹立虛空之上。

一頭長髮隨風飄蕩、宛若一個戰神,冷峻、嚴肅、霸氣。

終於!

刀芒徹底將這座島嶼劈開、地麵上無數裂縫、海水倒灌進來。

他站在狂海巨浪中,絲毫冇有任何畏懼、反而是滿臉興奮。

嘴角微微一揚!

“成了!”

宗師境!

一座島嶼在眼前沉入海底、海麵上的海嘯不斷狂拍、他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猛然轉身!

看向茫茫海域,淡淡說道:

“十年閉關、終究還是讓我成功了,這就是宗師的威力!”

海水濺飛數百米之高、墜落下來,來到他的身前時,卻彷彿被什麼擋住,海水不沾身,渾身冇有一點濕!

邁出一步!

縮地成寸,已在百米開外。

再邁出一步。

他停下了。

回頭!

閉關十年的島嶼徹底消失在海浪中,心中居然有些不捨。

一艘巨大的郵輪朝著他開過來。

連邁五步,登上郵輪,踩在甲板上。

甲板上早已等候的三個人單膝跪下,雙手抱拳、激動又敬畏的說道:

“恭喜老祖成就宗師!”

三人齊聲。

“哈哈哈!”青年仰天大笑,說道:

“這十年來,你們辛苦了,如今我已踏入宗師之境,我們陳家必將攀升另一個高峰,將會成為燕京第一大家族。”

一位中年男子站起來,說道:

“老祖,最近燕京發生了很多事,咱們陳家和蕭家已經起了正麵衝突,您一直在閉關,我們也冇好打擾您修行,目前咱們陳家已經被蕭家壓製,急需您回去拯救家族。”

老祖眉頭一皺,表情有些嚴肅,說道:

“怎麼回事?蕭家當屬三大家族最弱,我陳家有四位罡勁武者,他蕭家就一個,我陳家在武者方麵的可是碾壓陳家的,怎麼會搞成這樣子?”

這人說道:“最近蕭家請來一位極強的武者,據說是宗師境、前段時間斬殺了不少罡勁武者,我們陳家也不敢輕舉妄動,隻能默默承受,等您突破,回來挽救局麵。”

老祖皺的眉頭更深了,說道:

“宗師?你確定?宗師可是不屑於給世俗家族當供奉,這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宗師纔是修武之道的真正開始,你們不知道總是你意味著什麼。會接觸到那些層次,宗師是不可能當供奉的。”

“那人叫什麼?”

“葉凡!”

“葉凡?”老祖思索了一會兒,腦海中並未尋到相關資訊,說道:

“華夏宗師中,根本冇有此人。”

這人說道:“說來也奇怪,我們也在打聽,但從未聽過有一位宗師叫葉凡的,不過根據家族那邊的描述、以及推斷,此人實力強勁、連斬罡勁武者,應該是宗師境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