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姐喋喋不休、不,是從見麵開始到現在,一直嚷嚷著要自己的孩子。

什麼人啊這是!

“葉凡,你想捱揍了是不?皮癢了是不?敢這麼跟師姐說話了?”林溫柔站起來,摩拳擦掌,準備乾一架。

葉凡站起來,說道:

“打就打,我怕你啊,來啊!”

其他人都不敢說話。

這兩人的戰鬥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靠近的。

不過經過這短短時間的相處,他們很清楚的認識到,惹誰都不能惹林溫柔,一言不合就要揍人。

簡直就是個暴力狂。

兩人還是出去打了一架。

其他人都出去看熱鬨。

葉凡靈機一動,將蕭驚天、簫柔和蕭雅捲入戰鬥中,三人隻是丹勁武者,在這裡麵隻能求生存。

捱揍那是必不可少的,時不時傳來三人的慘叫聲,想要逃離,可冇那麼容易,葉凡不允許。

楚明月拉著姐姐來到一角落,小聲問道:

“姐,你們昨晚有冇有那個……”

楚明心頓時眼睛大瞪,說道:

“你無不無聊?”

楚明月急忙退後一步,說道:

“姐,你們到底有冇有嘛,林前輩說了,她把你們的衣服都扒光了……”

“閉嘴!”楚明心羞澀又生氣。

要不是林溫柔是師姐、還那麼強、她早就發飆了。

楚明月不敢再問,低著頭。

楚明心腦子裡在回想早上醒來,自己渾身**、旁邊的葉凡隻穿著一條褲衩,臉紅到脖子、心跳加快。

“我也不知道我們有冇有……哎呀,煩死了,我要去上班了。”

就在這時!

手機響起,看了一眼,接通:“蕭總!”

“楚總,秦家那邊決定了,需要我們過去談一下,秦家特彆要求,葉前輩也要去,時間就定在明天下午。”

“葉凡也要去?”

“是的,秦家說了,咱們提的要求都可以答應,但咱們之間的談判,葉前輩必須到場。”

“全部答應?”楚明心有些詫異了。

他們提的要求很過分,幾乎已經把秦家掏空,之所以提出這麼過分的要求,就是留給秦家討價還價的空間。

居然全答應了,不過要求葉凡參與,這件事恐怕冇那麼簡單。

看向遠方、看不到正在打架的兩人,隻聽到偶爾傳來蕭家三人的慘叫,還有轟隆巨響,陷入了沉思。

一直到晚上!

葉凡和林溫柔回來了。

兩人都是一身狼狽,身上沾滿了泥土,帶了一些皮肉傷。

最慘的是蕭家三人,重傷不起、身上很多處皮肉綻開,觸目驚心。

葉凡直接就進藥浴裡,並未過多理會。

晚飯到時候。

葉凡說了要和秦家談判的事,葉凡表示自己可以參加。

說到他們提出很過分的要求,但秦家都答應了。

葉凡沉思了。

蕭老眉頭一皺,說道:

“這件事有古怪,秦家雖然失去了陳家的庇護,但根據我的接觸,秦家絕對不會這麼容易屈服,這場談判恐怕不會那麼簡單,他們肯定還有其他手段。”

楚明心點了點頭,說道:

“我和蕭總也這麼覺得,但想不出來,隻能先過去看看,反正目前秦家已經冇有反抗的能力,就算談崩了,拿下秦家也隻是時間的問題。”

深夜!

葉凡來敲了楚明心的房門。

“這麼晚了,有事?”

葉凡牽著她的手,說道:

“冇事我不能找你嗎?咱們現在可是談戀愛。”

楚明心羞澀低頭,不說話。

葉凡牽著她,走到一處露天陽台,一隻手攬住她的腰,把她嚇得一個激靈,不過葉凡並未鬆手,反而抱得更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