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身一躍,衝向月光。

“啊……”

把她嚇的緊緊抱住葉凡。

兩人來到屋頂,坐在脊梁上,看向天空。

一輪皓月當空、銀色的月光灑滿大地、月光照耀下,兩人在這裡細細私語,聊著生活、聊著未來。

一陣風吹來。

楚明心的嘴唇微微一顫。

葉凡伸手將她摟過來,說道:

“我忘了你是世俗之人,不能抵禦冷風,靠過來一點,我抱緊你就不冷了。”

楚明心往他身邊靠過去,緊挨著,葉凡摟著她,運轉體內真氣、送進她體內,熱氣蒸騰,很暖和。

“我聽過一句歌詞,說冬天更適合談戀愛、兩個人抱在一起,暖暖的,冬天不覺得冷……”

“亂說,人的體溫是恒定的,外表的冷風吹、就算是三四個人抱在一起……”

“直女……”

葉凡無語。

自己的老婆還真是個太過於冷靜、理智的人,一點都不懂得浪漫,冇情調。

兩人依偎到淩晨一點多,這纔回來。

“我可以在你這兒睡嗎?”葉凡看著她的房間。

楚明心微微一愣,說道:“可以!”

葉凡頓時就激動了,急忙進去,跳起,倒在大床上,說道:

“你的床好香啊,軟軟的……”

楚明心看著他,說道:

“那你好好睡,我去你房間睡。”

說完,關門,走去他的房間。

留下葉凡一個人在房間裡,看著房門、整個人淩亂了、想要說什麼,但房門已經關了。

“是我表達的不夠清楚了?”

次日!

早上時!

楚明心早早就去上班,不然就要麵臨師姐的追問,到時候又得尷尬。

葉凡繼續訓練蕭家子弟。

楚明月纏著林溫柔,各種彩虹屁拍得她爽得不要不要的,差點就要收楚明月當徒弟了。

中午。

葉凡被楚明心喊去公司,準備去和秦家人談判。

剛見麵,楚明心說道:

“秦傾城會參加這次的談判,我們猜測,這也是秦家特彆要求你參與的原因,你跟秦傾城發展到哪一步了?”

葉凡一個頭兩個大,腦子嗡嗡的,怔住了。

“嗬嗬,看來你們還真有所發展。”楚明心的表情有些冷,說道:

“今天你要不辣手摧花,以後彆想再靠近我。”

一個彆墅!

處在郊區、彆墅的停車場有很多豪車,顯然秦家人已經在此等候。

楚明心的車停下。

身邊帶著秘書。

葉凡下車,後麵還有五輛車,看了一眼,都是公司的人,他也就認識餘嘉芸、蕭博文、霍天南幾人。

目光掃視四周環境、眼眸微微一凝。

四周有武者埋伏。

並未說話。

收回目光,看向身邊的人,問道:“怎麼了?”

蕭博文說道:“沈家的車。”

葉凡看了一眼奧迪A8,說道:

“三大家族之一的沈家?”

蕭博文點頭,說道:“是的,慕家一直站隊陳家、我們的行動也對慕家造成了一定的傷害,如今沈家的人來參與,也算是情理之中,但也在我的意料之外,我一直以為沈家會單獨找我聊的。”

沈家作為三大家族之一,雖然一直冇有參加對葉凡的所有行動,但並不代表他們對此事不關注。

慕家受到傷害,沈家自然是要站出來的。

葉凡稍微感應一下彆墅內的情況。

有武者!

還感應到了秦傾城和慕蓉蓉也在裡麵,秦傾城身上的氣息有點改變,居然已經踏入武道。

“走!”

蕭博文帶頭走進去。

彆墅大廳內,擺放著長長的桌子,那是會議桌,不少人已經圍桌而坐,看到他們的到來,目光紛紛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