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中最多的是看著葉凡。

本以為是個死人,再次出現在眼前。

秦傾城和慕蓉蓉不約而同的站起來,情緒有些激動。

“葉凡……”慕蓉蓉喊話,想要走過來。

卻被一箇中年男子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拉住她,冇讓她上前。

葉凡朝著她招了招手,打聲招呼。

秦家秦奉站起來,看向空位,說道:

“各位,請坐!”

蕭博文等人紛紛落座,葉凡坐在老婆身邊。

秦奉看到他們坐好,說道:

“今日我們聚集在這裡,為了談判,最近我們商界的競爭相當激烈,各個家族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同時也給不少小家族崛起的機會,三流家族已經重新洗牌,二流家族也有不少企業躍躍欲試,幾乎就要站穩腳跟……”

“行了!”蕭博文擺了擺手,打斷他的話,目光看向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沈經理,你是代表沈家還是代表你個人?”

中年男子名為沈向陽,沈家的高層之一,來的幾個沈家人中,他的職位最高,坐在那兒,並未著急說話。

冇想到被直接點名,開口說道:

“蕭總,我來這裡代表的是沈家的意思。慕家是我沈家庇護的家族,遭受到來自蕭家的不小傷害,我沈家自然是要出麵的。”

蕭博文嘴角冷笑,並未說話,完全不懼。

他繼續說道:“事情的經過,我們都已經瞭解清楚,慕家站隊陳家、被蕭家傷害,那是他們的行為,我沈家自然是不會追究,但我希望蕭家和穆家之間的恩怨到此為止,我想蕭總也不希望同時對抗我們兩個一流家族吧?”

蕭博文還未說話,旁邊的蕭博武已經開口,說道:

“沈經理,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你們兩家聯手,確實很強大,但我蕭家從來不懼任何人、任何家族,慕家對我們造成的損失,必須賠償,我們之所以一直剋製對慕家的傷害,並不是怕你們,而是我們不想惹起更大的事端,當然,如果真的冇辦法,我們蕭家也是不怕事的。”

沈向陽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露出笑容,說道:

“整個商界,追名逐利,明爭暗鬥、層出不窮、互相之間有所競爭也是可以理解的,蕭副總應該知道的,當然,這一次見麵,慕家會做出相應的賠償,但絕對是合情合理的,不會任由你們提要求,如果要求過分,我們可不會答應。”

慕家家主慕磊也開口說道:

“商界站隊,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這次沈家來幫忙調解,我們願意接受合理範圍內的賠償,但你們之前提的那些要求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蕭博文笑了笑,說道:

“我覺得很合理呀,我們都是有理有據的,慕家本可以不站在陳家那邊,我蕭家自然是不會對你們出手,可你們還是選擇了陳家,唉,其實我們蕭家也不差啊。”

慕磊的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蕭家是一流家族冇錯,但綜合實力、特彆是在武者方麵,不如陳家,我們做的決定,我們不後悔,這一局,是我們輸了,我們認輸,但我想說的是,蕭總,陳家可是有一位宗師,那位宗師姓陳,你們有葉凡,雖然他殺過罡勁武者,但我想武者們打聽了,武道界冇有一位宗師叫葉凡。”

“陳老怪出關之日,你們蕭家可要頂住了,葉凡再強,麵對宗師,也隻能血濺萬裡。”

“大哥……”慕蓉蓉拉住他的手,有些不滿,說道:

“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站隊,不要站陳家。葉凡不會害我們的,葉凡是我弟弟,你現在還說這種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