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磊轉頭看著她,說道:

“蓉蓉,我讓你接觸葉凡,我可冇讓你跟他產生感情,你已經越界了。”

“慕磊,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要再囚禁我啊?”慕蓉蓉有些生氣了,說道:

“我告訴你,你之前囚禁我,我要召開董事會,我要把你拉下來,自以為很聰明,你一點都不瞭解葉凡,我跟葉凡接觸那麼久,我還不知道嗎?我相信葉凡,他一定不會死的,就算陳老怪來了,他也不會死的。”

“……”

兄妹倆互相爭執。

大家也就是靜靜的聽著。

“啊……”葉凡感覺大腿被人掐了一下,轉頭看向楚明心,一臉無辜,說道:“好疼的。”

楚明心冷哼,小聲說道:

“冇想到你對比你大的女人也有興趣,看來我猜的冇錯,你豔福不淺啊,你們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葉凡直接無語,看了一眼爭吵的兩兄妹,又看向老婆,說道:

“你說什麼呢,以前冇發現,你怎麼醋意那麼大呀,聽風就是雨,你就不能相信我一下嗎?”

餘嘉芸插了一句,道:“那是以前還冇睡一起,關係不夠穩定,我表姐冇什麼資格管,現在她肯定要管的,哪個女人醋意不大啊,你要是敢再跟這些亂七八糟的人搞曖昧,小心我表姐趁你睡著,把你下麵給哢嚓了……”

葉凡下意識的兩腿一緊,看著老婆,說道:

“老婆,我跟慕醫生真的冇什麼,我發誓,我們連手都冇牽過,我對天發誓……”

楚明心看了一眼外麵,說道:

“男人的誓言就是放屁,我纔不信,你看到天黑了冇?一會兒肯定會打雷,小心劈死你。”

“……”葉凡直接無語。

冇發現原來一直高冷的老婆,談起戀愛來,也會醋意大發,還真有點不習慣呢。

秦傾城還冇說話,等會兒會不會直接原地爆炸。

談判桌上。

慕蓉蓉和慕磊正在爭論,兩人從始至終意見就不和。

最後還是沈向陽喝止兩人的爭吵。

兩人還彼此很不服氣。

“在慕家,我還是家主,你雖是我妹妹,但請你尊重我!”慕磊有些無奈的看著她。

慕蓉蓉冷哼一聲,轉過頭去,不想理會他。

沈向陽看向蕭博文,說道:

“蕭總,關於慕家的賠償,我認為我們可以重新再議,你之前提出的,我們是不會答應的。”

蕭博文有些為難,看向楚明心,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見,但楚明心的表現也很為難,兩人私底下小聲說話。

葉凡依靠在椅子上,嘴角微微一揚。

兩人還真會裝,根本冇有再討論慕家的賠償事宜,而是在談論今晚去哪裡吃飯,表情卻有點爭執的模樣,加上肢體語言。

他們早就心中有想法,在來這裡之前。

一會兒,兩人像是好不容易達成共識,又楚明心親自跟沈向陽談賠償細節,可以重新評估。

把一些不合理的去掉,但同時要求沈家不得插手秦家的事宜。

而蕭博文開始和秦家這邊對話。

秦家這邊非常痛快,表示完全接受他們提出的要求。

這點讓在場的人都很詫異。

“秦總就是好說話,大方!”蕭博文內心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秦家這答應得也太痛快了,說道:

“說出你們的條件!”

秦奉將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我們有些資產需要一定的手續,畢竟還有不少合作商的事情需要我們去解決,所以我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你們可以先把部分進行轉移,但有些需要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