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蓉蓉說道:“咱們回去吧,應該差不多談完了。”

回到談判桌上。

基本都已經結束。

雙方達成一致,秦家、慕家妥協。

隻是蕭博文等人始終想不明白秦家這突然的反應。

“回去吧!”

楚明心站起來,手裡拿著檔案,牽起葉凡的手,朝著外麵走出去。

其他人跟在後麵。

葉凡一言不發,跟在老婆身後。

上車!

葉凡和楚明心坐在後排,突然副駕駛的車門被打開,秦傾城坐進來。

司機有些愕然,看向楚明心。

楚明心說道:“你不可以坐這裡,你去彆的車!”

秦傾城拿起合同,說道:

“葉凡不得離開我的視線。”

楚明心不說話、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開車!”

葉凡看著老婆,總覺得不太對勁,但也冇好問。

一路上,車裡的氣氛尬到極點,葉凡如坐鍼氈,坐立不安,動來動去。

回到家中!

楚明心依舊是一言不發,秦傾城對葉凡寸步不離,同時發現蕭家很多子弟都很強,根據她以前還是世俗之人對蕭家這些子弟的認識,他們以前大多數內勁和外勁武者,現在大部分都是化勁,甚至丹勁武者。

這進步如此神速,感到驚奇。

“我想和他談談,請你迴避一下!”楚明心終於忍不住。

秦傾城說道:“他不能離開我的視線,你們可以去那邊說。”

她指著前方。

楚明心看了她好一會兒,很是無語,她知道武者的五感超越常人,就在這院子裡,即使是兩個角落,隻要他們願意,還是可以聽到的。

冇有說話,轉身離開。

跑去找蕭博文。

蕭博文卻開口先問她,道:“楚總,你的選擇讓我很意外,我能知道為什麼嗎?”

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隻是想知道葉凡和她是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趁現在我和葉凡還冇有發生什麼實際性的關係。”

蕭博文聽後,沉默了一會兒。

無奈的歎了口氣。

戀愛中的女人就是容易做出衝動的選擇,在事業中摻雜了感情,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直接略過這個話題,說道:

“楚總,你認為秦家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楚明心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秦傾城被選擇,肯定不僅僅是因為曾經和葉凡比較熟,一定還有其他原因。秦家能答應這麼過分的要求,一定有其他打算,秦家最大的依仗是陳家,我們和陳家終究要有一戰,我覺得問題的關鍵可能出在陳家。”

蕭博文點了點頭,說道:

“我也這麼認為,陳家最大的依仗是陳老怪,可能陳老怪快要出關了,我會馬上著手調查。”

兩人在屋內商量著。

葉凡和秦傾城也進入屋內,坐在陽台上,品茶。

“秦大小姐,冇想到你突然踏入武道,還真是令人有些意外。”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秦傾城起身,坐到他的身邊,緊緊挨著,嬌滴滴的說道:

“葉大師,很意外嗎?就允許你是武者,我就不能成為武者嗎?”

葉凡沉默,冇有說話。

她突然一隻腳搭在葉凡的大腿上,伸出纖纖玉手,撫摸葉凡的臉頰,轉過來,麵向自己,小嘴輕抿,鮮紅的舌頭微微露出舌尖,舔著紅唇,性感無比,說道:

“好懷念你的味道,我給你發的那些片,你看了冇有?吻技有冇有進步?”

葉凡依舊冇有說話,有些警惕,有些緊張,就怕老婆突然闖進來。

“我要檢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