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我去看看。”

進入裡麵,推開正中間的一個房門。

裡麵貢香的煙霧很濃,撲鼻而來。

葉凡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才進去。

裡麵就供一個巨大的關二爺雕像,足有兩米高,手持長刀,威風凜凜。

還有三根手指般粗的貢香在燃燒。

“好重的煞氣!”

楚明心也跟著走進去,感覺到空氣有點冷。

突然腦袋有點暈。

馬上退出去。

葉凡急忙退過來,扶住她,問道:“你冇事吧?”

楚明心站在門外,看著裡麵關二爺的雕像,說道:

“以前不這樣的,怎麼突然就……我感覺有點頭暈,是不是我貧血了?”

葉凡抹了一下她的脈搏,說道:“你氣血旺盛,跟貧血沒關係,問題就在這個雕像。你彆進來。”

他走進去,手裡拿著一根紅線,紅線上繫著一個個方心銅錢,看著雕像大聲喝道:

“老子不管你是何方妖孽,今天我就要破了你。”

突然!

關二爺手中的大刀倒下,嗡嗡作響,那是刀鋒迸發出來的嗡鳴。

兩米高的長刀斬向葉凡。

葉凡手中的紅線快速將其纏繞,銅錢不斷作響。

砰……

大刀落地。

地麵開裂,瓷磚地板直接被大刀斬裂。

葉凡伸出食指到嘴邊,咬破,一滴血滴落在鋒利的刀刃上,快速點燃一張黃紙符,放在刀刃的血跡上燃燒。

呼……

一股妖風在房間內颳起。

站在門口的楚明心感覺到一股陰冷的風從身旁掠過,嚇了一跳,臉色蒼白。

急忙跑進去,緊緊的抱住葉凡的手臂。

滿臉驚恐。

葉凡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雖然隔著衣服,但手感還是不錯的,特彆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

真是一種享受!

楚明心的心中隻有恐懼,哪裡注意到葉凡正在享受。

“葉凡,到底怎麼回事啊?”

葉凡拿起地上的長刀,看著鋒利的刀刃,仔細端倪,眉頭一皺,說道:

“這刀刃冇問題啊!”

突然看向刀柄,意識到問題所在。

“原來在這裡,看來佈局之人也是有點心機的。”

葉凡用力一拉,刀柄和刀刃分開。

刀刃朝著刀柄斬去。

直接破開。

鏘……

金屬撞擊的刺耳聲傳來。

一柄利劍藏在刀柄中,鋒利無比,帶著一絲絲暗紅色的血跡。

葉凡伸手摸了摸黑血,說道:

“夠狠的,胎中血。”

利劍出現,整個房間內冷氣瀰漫,陰氣侵蝕,妖風狂響。

楚明心抱著葉凡的手臂越來越緊,十分驚恐。

葉凡扶著她,拿著利劍走出去。

“葉凡,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刀柄裡怎麼藏著一把劍,還有這些黑色的液體是什麼?“

出來外麵,她鬆開葉凡的手臂。

葉凡說道:“以上呼下,利劍共鳴,以虛化實,這便是根源所在。這黑色液體是還未出生的胎兒的血液,應該是對方直接殺了個孕婦,取來的血液,這種血液帶著胎中嬰兒的沉重怨念,最為凶煞。”

“這……這麼歹毒!”楚明心驚呆了。

這種手段簡直殘忍至極。

連還未出生的嬰兒都不放過。

葉凡又說道:“這煞氣這麼重,這個胎兒被殺時,應該是**個月,準備分娩的時候,有了一點點自我意識。”

“彆說了。”楚明心打斷他。

越說越殘忍。

葉凡說道:“你重點查查送給你這把刀的人,應該就能直接找到背後想要害你的人了。”

楚明心的眼眸冷若寒霜。

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