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關注洪門其他成員的動態。一週之後,我會親手斬殺陳老怪,我要讓他的血染紅北運河。”

戰場定在北運河流域,那一段人煙罕至的地方。

陳老怪成就宗師境歸來的訊息已經在世俗界、供奉圈子瞬間爆炸。

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將會迎來兩個一流家族的決戰時刻。

這一戰之後,整個燕京的格局將會有巨大變化,陳家和蕭家,隻能留一個。

“你們聽說了吧?陳家老祖陳老怪回來了,蕭家要遭殃了。”

“風水輪流轉啊,蕭家最近吞了秦家、打擊慕家,如今陳家的老祖以宗師之境強勢迴歸,局勢必定發生逆轉。”

“你們說葉凡和陳老怪,誰會贏?”

“這還用說嘛,宗師不可辱,這是流傳在武道世界的古老經典語錄,這可不是說說而已,葉凡肯定會死的。”

“可是我聽說葉凡也是宗師境。”

“葉凡宗師境?那是蕭家製造出來的謠言吧,震懾人心罷了,成就宗師何其難,想當初,陳老怪卡在罡勁巔峰八十年、隱約覺得可能要有突破,閉關時間才成就宗師之境,何其難啊,葉凡年紀輕輕,不過二十來歲,他能是宗師?”

不管如何!

世俗商圈、武者供奉圈子大部分人都認為陳老怪會贏,葉凡會死!

網上、街頭巷尾、到處都在說這個事,熱鬨非凡。

隻是一些普通人接觸不到、但在上流社會都傳瘋了。

有人歡喜有人憂!

此刻的陳家所有家族武者、供奉齊聚碼頭、碼頭之外更是有五百多位世俗保鏢維持秩序、不讓其他人靠近。

隻為迎接陳老怪歸來!

終於!

一艘郵輪出現在視野中,在茫茫海域。

“老祖歸來了,是老祖!”

陳誠誌很激動,大聲歡呼。

陳家眾人、供奉都很激動。

宗師百年難得一見,今日他們能來迎接一位宗師,那是無上榮光。

“老祖!”

“老祖!”

“老祖!”

“……”

眾人歡呼、表情激動。

看著逐漸逼近的郵輪。

突然!

一道人影從甲板上騰飛而起,淩空而立,渾身散發出霸道的氣勢,鋪蓋周圍的海域,一頭長髮的陳老怪俯視下方。

充滿自信和驕傲、迎接著無上榮光。

“淩空飛行……宗師,宗師的特征之一……”

一位老頭當即單膝跪下,柺杖放在一邊,雙手抱拳,抬頭看向天空之上的青年,喊道:

“恭迎老祖!”

緊接著,所有人紛紛單膝跪下,抱拳作揖、看向天空,齊聲喊話:

“恭迎老祖!”

聲勢浩蕩、不斷在周圍迴盪、響徹一方世界。

青年俯視看向眾人,密密麻麻的人,其實很多後輩,他都不認識,但隻要是陳家後代,那便是自己人。

在空中漫步,宛若走樓梯,來到眾人麵前,腳踩在地麵上,發出雄渾的聲音,說道:

“我既歸來、自當橫掃一切敵,葉凡何在?”

港口之外。

很多人都在觀望,看到淩空而行的陳老怪,紛紛驚呼。

“果然是宗師,傳言不虛,看來蕭家危矣!”

說話的是秦奉,嘴角得意洋洋,充滿自信,秦家失去的一切都將會奪回來,甚至得到更多。

老太君也是臉上舒展笑容,說道:

“自古宗師不可辱,宗師之強大令人無法想象,陳家出一宗師,必定一飛沖天,改變一流家族三足鼎立格局,將會變成一超兩強的局麵。”

秦家眾人激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