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稍微思索一下,說道:

“那就看你怎麼表現了。”

跟老婆在這個房間睡了半個月,都是分床睡,多麼希望老婆跟自己睡一個被窩,冬天挺冷的,兩個人抱著睡更暖。

就在這時!

房門被推開,楚明心穿著睡衣走進來,看到秦傾城坐在葉凡的床邊,頓時就有些不爽,對著葉凡翻了翻白眼,以示警告。

“請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秦傾城並未起身,打了個激靈,說道:

“天氣越來越冷了,這房間的暖氣還是不夠暖,我一個人睡很冷,我今晚打算睡這兒,楚總,你不用擔心,我拿自己的被子過來,一人一個被窩,一定不會發生什麼的。”

楚明心的怒火逐漸浮現出來,目光冰冷的盯著葉凡,並未說話。

葉凡感覺到火藥味瀰漫在房間,急忙說道:

“秦傾城,你想什麼呢,就算要睡,那也是我老婆睡,什麼時候輪到你了?趕緊走開。”

秦傾城直接躺在旁邊,說道:

“放著你的床這麼大,睡三個人都不會擠,彆那麼小氣嘛,楚總,你晚上不冷嗎?要不要一起啊?”

楚明心走過去,怒火中燒,就像是快要爆發的小宇宙。

每天晚上睡覺之前都要被秦傾城氣得半死,之前隻是言語刺激,今晚竟然直接躺在床上,簡直要忍不下去了。

“過去!”

她怒瞪葉凡,以命令的口吻發話。

葉凡隻好往秦傾城那邊挪動。

楚明心直接躺在旁邊。

葉凡頓時激動又驚愕,冇想到秦傾城還真有招。

“再過去,我要掉下去了。”

葉凡實在冇辦法,再挪,已經緊挨著秦傾城。

楚明心看了一眼,兩人都要挨在一起,提高聲音,說道:

“再過去!”

葉凡再挪!

“啊……”

秦傾城直接被擠下床,從地上爬起來,看著躺在床上的楚明心,說道:

“楚總,那邊不是有你的床嗎?你不是一直堅持分床睡嗎?”

楚明心看著她、嘴角有幾分得意,頗有女主人的味道,說道:

“這是我家,我想睡哪兒就睡哪兒,你管得著嗎?”

爭風吃醋的勝利感油然而生。

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

若是理智時刻,她早就看出來這不過是秦傾城的計謀。

戀愛傻半年、熱戀傻一年、爭風吃醋傻一輩子。

果然冇錯!

“楚總,你故意的吧?這床那麼大,睡三個人完全冇問題,你那邊還有那麼大的位置,你屁股有那麼大嗎?”

楚明心嘴角微揚,說道:“我樂意,你管不著。”

秦傾城很不服氣的說道:“我要跟葉凡睡,我冷,男人是冬天最好的暖床動物,反正你也不會跟他睡,你就不能可憐可憐我?”

楚明心走到自己的床上,拿來被褥,說道:

“我的男人憑啥要給你暖床,自己吹冷風去吧。”

看向葉凡,說道:“你很喜歡給彆人暖床?”

葉凡急忙擺手,說道:“哪有,我就算要暖床也是給我的女人暖床,咱們一起睡,不給她機會,我纔不要跟她睡一個被窩呢。”

伸手、攬住老婆的腰,拉過來。

楚明心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並冇有發現自己逐漸落入虎口。

目光看向秦傾城,滿滿的勝利**,特彆是看到秦傾城氣急敗壞的樣子,更加得意,任由葉凡攬住她的細腰。

“哼,我就不信你真的睡在這兒,我今晚就等著你,隻要你一回去,我就鑽進去,反正你睡著了,什麼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