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身走出房門。

看到蕭老等候在門口,急忙說道:

“葉大哥,從昨晚開始,就已經有很多人都在北運河邊上等著了,今天狀態如何?”

葉凡走去洗漱,說道:

“今天狀態非常好,主要是我老婆給力。這麼冷的天,去那麼早乾嘛,到時間再去。你先去弄點早餐,我餓了。”

蕭老看他如此淡定,不知該慶幸還是擔憂。

最近陳老怪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的,他也有點心慌,主要是不知道葉凡真實實力究竟如何。

葉凡洗漱之後。

來到餐廳吃早餐。

蕭家子弟們都已經被安排出去、這個彆墅空蕩蕩,就剩下他們三個人,顯得有些冷清。

葉凡的手機不停的響,時不時回覆訊息。

秦傾城知道,葉凡一直都知道計劃的佈局,但都是用手機發資訊,她也不知道啥情況,不好彙報。

中午時分!

蕭老催促著趕緊動身,葉凡卻搭起了火鍋。

“下雪天配火鍋,絕配!”

葉凡悠哉遊哉的吃著火鍋,一點都不急。

吃了好幾個小時。

終於開始動身,蕭老親自開車。

“先去接個人!”

到了市區,接上洪慶。

“洪慶,最近進展如何?”

洪慶說道:“葉辰還是太倔了,我擊敗他無數次,但他就是對陳家忠心耿耿,實在說不動。”

葉凡無所謂的說道:“不怕,等我們毀了陳家,他就乖乖歸順了,彆忘了我給你的那個任務,我不希望出現任何差錯,這個葉辰,我要定了。”

北運河。

這裡聚集了很多人,都是上流社會世俗之人、武者供奉、還有來自武道世界的人。

葉凡之名在武道世界也算是小有名氣,特彆是在無極宗、霸刀宗和極劍宗這幾個宗門更是如雷貫耳。

前幾天,陳家宗師強勢歸來,鬨得沸沸揚揚、更是在碼頭大聲質問葉凡何在。

今日兩人決戰之日,無數關注者彙聚於此。

“這都快三點了,葉凡還來不來啊!”

“冇想到陳家老祖居然這麼年輕,這是返老還童了嗎?”

“武者氣血沸騰、機能回春、隻要願意,永葆青春有何不可,彆看他模樣年輕,他已經五百多歲了。”

“陳家宗師立威第一戰就搞得這麼轟轟烈烈,估計不少武道世界的人都在關注吧!”

“葉凡還冇來,會不會是認慫,不敢來了。”

“……”

這裡已經遠離市區、甚至出了燕京,來到隔壁的流域。

以前四周都是死氣沉沉、一片荒涼,現在卻是人聲鼎沸,無數人頭攢動。

結了冰的河流之上。

陳老怪手持一把長刀、離地麵有一米,站立著,輕閉雙眼,周圍卻不斷爆發出恐怖的刀意。

無數人感受到這恐怖的刀意,紛紛驚歎。

多少人投來仰望的目光。

宗師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高峰。

陳家武者們最為激動,興奮。

“葉凡怎麼還冇來?”一位陳家武者有些著急,現在所有人都在等著葉凡登場。

旁邊一位罡勁初期武者說道:

“既然接了戰書,就會出現,離三點還有十五分鐘,再等等!”

旁邊一位內勁武者說道:“我看著葉凡就是怕了,不敢來了,咱們陳家不戰而勝,嘿嘿!”

很多人都在等候,也有些著急。

陳誠誌看向秦家家主秦奉,說道:

“問一下!”

秦奉馬上給秦傾城打過去電話,問道:

“葉凡在哪裡?咱們這麼久還冇來?所有人都在等著呢。”

秦傾城的聲音傳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