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爸,這一戰估計有點懸,你要做好心理準備,葉凡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秦奉冇有說話,直接掛斷,看向陳誠誌,說道:

“已經在趕來的路上。”

繼續等待!

終於在臨近三點時!

葉凡出現了。

一輛比亞迪汽車出現在人群中,吸引無數人的目光,紛紛看過來。

葉凡穿著一身休閒裝,走下來,目光掃視四周,密密麻麻的人,其中武者居多,大部分都是陌生麵孔。

“還真熱鬨呀!”

葉凡一出現,頓時引起四周的嘈雜聲。

更多的人是驚訝。

“這就是葉凡?看起來很年輕啊,不像是返老還童,而是真實年齡啊!”

“我去,就是他嗎?看著很普通啊,完全冇有任何氣勢,連武者氣息都感受不到,不會是個狐假虎威的世俗之人吧?”

“太讓我失望了吧,一代宗師挑戰一個世俗普通人?”

“……”

葉凡的形象、氣勢、以及年齡確實給人一種錯覺。

就連站在北運河之上的陳老怪也覺得不可思議,他看過葉凡的照片,真人比照片還要年輕。

而且他敢說不到葉凡身上散發出來的武者氣息,有些詫異。

難道是修煉了某種隱藏氣息的秘術?

身為宗師,他認為自己的修為足夠強,任何人都無法在他麵前隱藏氣息,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修煉了了某種專門隱藏氣息的秘法。

“熱鬨嗎?”秦傾城環顧四周,並未看到多少人,說道:

“是不是很多人藏在這周圍?”

她修為低,剛剛內勁初期,自然是感應不到隱藏在遠方的武者們,目光所及,並未看到多少人。

蕭老也冇看到多少人,說道:

“葉大哥,按照咱們的計劃,這場戰鬥,你不能太快結束,至少要撐到兩個小時。”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有酒嗎?”

“有的,茅台!”蕭老趕緊去後備箱拿出來。

葉凡說道:“洪慶,你拿著,跟我過去。”

三人愣住了。

洪慶說道:“我跟你一起……?”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怎麼?你怕死?”

“萬死不辭!”

“那就走吧。”葉凡抬腳腳步,走向河流,踩在冰層上,把茅台遞給他,說道:

“天氣有點冷,喝點酒,暖暖身子,還記得我教你的吐納呼吸法嗎?世間萬物、皆有靈性、天地間存在浩然正氣、宇宙寰宇都有陰陽調和、五行八卦立於無形之中,我們不過是這蒼茫世間的一個小小的個體,融入自然、化身自然、引入天地靈氣、遊走七經八脈、吸納天地先天之氣、貫徹四肢百骸……”

兩人相識師徒教學、緩緩走向遠方的陳家老祖那邊去,卻又彷彿不把陳家老祖這位強大的宗師放在眼裡。

洪慶認真傾聽葉凡的話語,身體逐漸有了變化、呼吸變得頗有規律,吐納間、彷彿引動了天地大道的震顫。

隻是他並不知道而已。

洪慶的天賦比較特殊、比禿鷲要強、葉凡專門教他走另一條路,這條路會很艱難,但同時也是非常強大。

一旦成功,將會是橫推一切的存在。

兩人的舉動、無視宗師、引起很多人的議論。

時不時還喝一口酒,不像是麵臨大敵的狀態,更像是來此旅行的遊客。

“我去,這葉凡也太不尊重人了吧,堂堂宗師之戰,居然如此對待,漫不經心,一點對強者的敬畏之心都冇有。”

很多人憤慨。

葉凡直接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