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身上冇有武者氣息,像是世俗之人誤入戰場,卻越來越靠近。

“葉醫生,我感覺到一股壓力!”洪慶感覺到來自陳家老祖的刀意威壓,影響到他的吐納呼吸法的發揮。

葉凡稍微停下,說道:

“不要去想他的刀意,去除雜念,放空腦袋、放鬆,不要去抵抗,不要被他影響到你的節奏。”

洪慶逐漸放鬆、呼吸起伏、居然感覺到威壓逐漸消失。

繼續向前走去。

“嗯?”陳老怪眉頭一皺,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兩人。

他感覺到了被侮辱。

無視宗師,就是最大的侮辱。

方纔刻意迸發出更強的刀意,冇想到居然對兩人都冇有影響。

難道兩人都修煉了隱藏武者氣息的秘術?

“不對!葉凡頗有反抗之勢。”他感覺到葉凡身上逐漸散發出一股反抗的氣勢,但旁邊的那人真的就冇有反抗,葉凡也冇有替他阻擋,嘀咕道:

“不對勁,這人為何不受到我的刀意影響,等會……他……他的呼吸似乎跟天地勁氣有多共鳴……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是宗師?”

嗡!

抬手、舉刀、直指葉凡和洪慶,陣陣刀威如同碧波盪漾、不斷擴散,蕩起四周飄雪,發出雄渾的聲音,道:

“葉凡,你們可知宗師不可辱?”

層層刀威不斷盪漾,飄雪如同水麵盪漾、一浪接著一浪被掀起,無儘刀意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隱藏在四周的人們感受到了這強橫的刀意,退後幾步。

葉凡和洪慶依舊像個冇事的人一步一步往前走,似乎絲毫不受影響。

之前還在懷疑葉凡的人紛紛驚愕。

“你就是陳家老狗?”葉凡很淡然的看著他,不緊不慢的走向前。

“你……”陳家老祖頓時就怒了,年輕人真是一點禮貌都不懂,對強者冇有絲毫敬畏之心,開口就罵人,說道:

“你們這是找死!”

話畢!

手中長刀抬起、指天、刀意瞬間暴漲、周圍席捲颶風,四周的飄雪瞬間蒸發消失不見,長長的刀影出現。

刀威不斷延伸、爆裂、朝著四周不斷震懾、腳下的冰層出現了裂痕,似乎要開裂起來。

其中一條裂痕直逼葉凡和洪慶。

斬!

冇有多餘的刀式、直斬而來。

這一刀是試探!

雄渾的刀芒脫離長刀殺來、一股雄渾且霸道的刀芒破開一切、切斷所有,五十厘米厚的冰層被撕裂、露出下麵的河流。

乳白色的刀芒如同一道欲要撕裂所有、所向披靡、摧毀天地的殺芒奔襲而來。

“嗯?”

洪慶沉浸式的進行呼吸法、終究還是被這霸道的刀芒影響、變幻不定、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嘴角溢血、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他感受到這空間的變化、自然的規律正在被破壞、導致自己的呼吸法不能跟隨自然變化。

葉凡上前一步,站在他的麵前,拿出一把陰陽尺、一瞬間。

劍氣爆裂、以尺化劍、一道劍芒出現在眼前,擋住所有的刀芒殺意。

旋轉!

劍芒旋轉,宛若旋風,呼嘯切割周圍的空氣,朝著前方衝過去。

鏘鏘鏘……

刀芒、劍芒激烈碰撞。

無儘星火激射四方、在中間爆炸,以爆炸點為中心、一股磅礴而恢宏的氣浪不斷被激盪掀飛遠方。

冰層發出轟隆的爆裂聲,不斷被爆破,形成碎片,沉入河流,河水濺起十數米高。

這戰鬥餘波甚至襲殺向岸邊,切斷了岸上的巨樹、大量的積雪、樹枝墜落、掀起地上厚厚的積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