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刀威震盪、不斷濺起、巨大的刀芒高高立起、刀威橫推方圓五公裡範圍、河流上的冰層不斷炸裂。

葉凡依舊淡定,他冇有動身、依舊站在原地、需要護住洪慶,任由強大的刀芒怒斬而下,嘴角露出冷笑。

“誅仙劍式——一劍流星!”

以尺化劍、一道淩厲的劍芒如同流星、在這刀氣縱橫的空間刺破一切、一往無前、直逼凝聚著的刀芒而去。

劍芒雖小、如同流星、刀芒磅礴、宛若大嶽之山。

鏘!

兩者相撞、轟然爆炸。

無儘星火激射、流星撞擊山嶽、撞得粉碎、劍氣縱橫切割、瞬間斬斷了所有的刀氣、化作光宇。

“啊……”

陳老怪頓時被反噬、臉色蒼白、連連後退、踩在激盪的河麵上,捂著丹田之處,一腔怒火殺意抬頭看著淡定的葉凡。

“行動!”

一群武者、渾身爆發出強橫的氣勢、身上肌肉不斷膨脹、揮動手中的刀劍利器、朝著前方殺過去。

他們都是來自陳家的供奉和家族武者,帶著渾身殺意,欲要解決掉冇有葉凡帶領下的蕭家武者。

在這一片荒野上!

這裡距離北運河有一定距離,殺過去時!

蕭家武者已經發覺,也殺過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給我殺!”蕭銘第一個殺出去,目光盯住對方的一位罡勁武者,手中長刀恢宏霸氣。

一場廝殺正式開始!

數量相當、但蕭家子弟的修為普遍壓製陳家的武者。

戰鬥進行到五分鐘,馬上發現不對勁。

“怎麼回事?蕭家武者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了?”

“這就是葉凡訓練的結果嗎?前輩,咱們還是暫時撤退吧,跟其他人會合,不然咱們會損失極大的。”

身為罡勁武者、他也倍感壓力,覺得挺詭異的,自己明明是罡勁中期,卻對蕭銘這個罡勁初期感覺到有點吃力。

“撤!”

一聲令下!

陳家的武者們紛紛撤退。

突然!

一道刀芒從他們身後殺來,帶著無儘怒意,滿身殺意,刀芒極為霸道且鋒利、一刀劈開前方所有。

有種無敵之姿,非常強勢的怒斬而下。

陳家罡勁武者大驚、揮動手中長刀擋住,因為他也感覺到了壓力。

對方的境界明明是罡勁初期,為什麼自己還是感覺到一股壓力。

鏘!

兩刀相碰、星火激射、激盪起層層空氣漣漪、空中的飄雪如同水波般盪漾。

“見鬼!怎麼連你的罡勁也這麼詭異,你明明這是罡勁初期,為什麼會有匹敵罡勁中期的實力?”

他難以置信!

眼前這人給他的壓力比蕭銘更大。

巨大的刀芒被他擋住大部分,但還有少部分奔襲向其他人,身旁傳來聲聲慘叫,很是慘烈、血肉橫飛。

“景天,乾得漂亮!”

蕭銘追過來,所過之處、手起刀落、斬殺罡勁以下的武者、濺起大量鮮血、染紅了身上的衣衫和臉頰。

沐浴在血液中,渾身沸騰、和這冰冷的寒冬形成鮮明的對比。

“啊……”

陳家罡勁武者最終也是不敵,連退幾步。

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蕭景天嘴角冰冷,說道:

“前段時間,你們陳家供奉在武道界對我窮追不捨,被我殺了不少,我聽說你在其中助力不小,今日我就要你飲恨西北!”

陳家罡勁武者雖然震驚於蕭家等人的修為、但身為罡勁中期,他想要逃走,還是很有信心的。

眼眸一凝、餘光掃視、看準戰力薄弱之處,第一時間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