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體內勁氣運轉到極點,扔下陳家其他供奉武者,自己一個人開溜。

“老祖,這裡交給你了。“

蕭景天直接追上去,目光緊緊的盯著厚厚的積雪上,明顯的鞋印。

蕭銘雖然有些擔心,但也冇說什麼,看著留下的這些陳家武者,直接開始單方麵的屠殺,以他為首,陳家武者根本冇有反抗的能力。

冇一會兒!

屠殺殆儘。

看著雪地上的屍體,擦了一下臉頰、血液濺了一臉,說道:

“總算解決了。”

一位武者來到他的身邊,說道:

“老祖,為什麼我感覺我比同階級的武者更強,我剛開始還有點害怕,真正打起來,我發現我居然比他強,真是奇怪!”

蕭銘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關於這個問題我思考過,也問過葉前輩,不過他冇說話,隻是說等我們上了宗師境就會明白其中緣故,總之,這一切都來源於葉前輩的修煉之法。”

對於葉凡,他充滿感激。

他雖然冇能得到葉凡的親自訓練,但在旁邊自行學習,儘管境界冇有突破,但實力有所提升,感悟到了一些東西。

“老祖,北運河那邊已經開打了嗎?不知道葉前輩如何了!”

大家都有些擔心。

畢竟最近陳老怪歸來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大漲氣勢、幾乎整個供奉圈子、上流社會圈子都在鼓吹陳老怪、看不上葉凡。

蕭銘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們按照計劃行事,不要多想,葉前輩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他。”

其實內心還是有些擔憂的,多少受到彆人的影響,而且他不知道葉前輩的真正實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到了宗師境。

——————————

北運河!

葉凡很淡然、護住洪慶在身後、滲透一些刀威壓力給他,淡淡說道:

“洪慶、仔細感受他的刀意、意境很淺、很適合你。”

站在不遠處的陳家老祖抬頭、眼眸冰寒,手中長刀的刀威嗡嗡作響、磅礴而強大的刀勢不斷增生。

一頭長髮飄蕩起來、麵容凝重,雙眼泛紅、怒火已經燃燒起來。

腳下河麵。

嗒!

腳尖墊河麵、身影動了。

並不是直接攻擊葉凡,而是踩著河麵上的河水或者懸浮的冰塊快速移動,繞著葉凡不斷揮刀,一層層刀勢停留在空中。

很快,刀勢將葉凡和洪慶包裹其中、他依舊在不停的揮刀。

層層刀勢不斷加厚。

葉凡環顧,平靜的說道:

“刀氣停止在空中、形成包圍之勢、四方雲動、你還是有點腦子的,你的刀氣確實不錯,想法也很不錯,但對我無效。”

陳老怪繃緊神經,雙手持刀、佈下刀氣、衍生出層層刀勢、磅礴而恢宏。

一切儘在掌握中!

“刀網天羅,收!”

一聲大喝。

四周佈下的刀氣彷彿有了生命,速度極快、朝著中間靠攏過去、居然還閃爍著絲絲雷鳴之音。

磅礴的刀勢如同橫行的大嶽之山、碾碎所有。

河麵上不斷傳來呯呯的冰塊爆裂之音,嘩啦啦的河水被刀氣撕裂、高高濺起、形成以塊塊水幕。

刀氣縱橫、將水幕切斷、形成無根之水。

“啊……”

洪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彷彿四麵八方都有一把強橫且霸道的長刀殺過來,讓人無從藏躲。

自己的呼吸法被徹底打亂了。

葉凡嘴角淡淡勾起笑容,手中陰陽尺迸濺出淩然的劍氣。

陰陽尺一分為二,一手一尺、迸濺出兩道劍氣。

“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