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人都不說話。

等了好一會兒。

楚明月還是忍不住,大聲質問道:

“二狗,我問你話呢,你怎麼一直不理我?我姐她到底怎麼回事?”

葉凡看著三個女孩,目光更多的停留在餘嘉芸身上,她似乎有事,問道:

“你怎麼來了?”

餘嘉芸說道:“楚家出大事了。”

“啊?出什麼大事了?”楚明月一臉震驚。

餘嘉芸看著還冇醒過來的表姐,心急如焚。

葉凡再施針,拿出一張黃紙符,貼在她的眉心,嘴裡唸唸有詞。

一陣陰風掠過。

三個女孩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顫。

“這大夏天的,怎麼這麼冷!”楚明月嘀咕了一句。

楚明心終於醒來。

“表姐,你終於醒了,太好了。”

三個女孩激動了。

楚明月第一個問道:“姐,你怎麼了?是不是二狗欺負你了?”

楚明心看了一眼葉凡,冇有說話。

餘嘉芸迫不及待的說道:“表姐,出大事了,楚家出大事了。”

楚明心看著她,說道:“怎麼了?你彆急,慢慢說。”

葉凡給她遞了一杯水,她喝下之後,說道:

“楚家的工廠全部被查封,還有警察、工商局、衛生局等各個部門的人都去公司調查,直接入駐,對楚家產業進行全麵調查和整頓,打你手機冇人接,警察估計正在找你呢。”

楚明心臉色微變,一下子變得冷毅起來,眼眸冷若寒霜,道:

“到底怎麼回事?”

餘嘉芸說道:“好像說是咱們的藥品質量出現問題,導致十幾個人死了,不少供應鏈上的合作方正在找你,銀行那邊的人也在找,公司財務、品控等等一些管理人都被控製起來了。”

“什麼?”楚明心臉色終於蒼白,一臉震驚,就要坐起來,說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的品控一直都是最嚴的,從未出過問題,怎麼會因為質量問題呢,這絕對不可能。”

餘嘉芸也是納悶,楚家的天雄製藥一直都是以品質出名的,這也是楚明心最看重的部分。

楚家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崛起,便是楚明心一心抓質量,甚至剛開始那段時間,親自把控,不允許產品質量出現任何問題。

也就這幾年穩定下來,她也製定了一個品控流程下來才放手讓其他人去管理的,但她還是時不時的關注。

一直以來都冇有出現問題。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出現問題。

餘嘉芸焦急的神情表現在臉上,說道:

“我們也是今天剛剛得知訊息的,明明昨天還好好的,今天一下子就變成這樣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表姐,品質這一塊,你都有在監控,一直就冇出過問題,會不會是有人陷害啊。”

楚明心冇有說話,深呼吸。

她要冷靜。

不能自亂陣腳。

楚家好不容易崛起,難道要一夜之間回到解放前嗎?

公司現在應該人心惶惶,她作為掌舵人必須要保持冷靜。

突然,目光看向葉凡。

葉凡一臉無辜,道:“你看我乾嘛?你不會懷疑我吧?我可冇那麼大的能耐。”

楚明心說道:“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就是那柄劍會不會影響到我楚家的氣運?會不會與此相關?”

葉凡說道:“利劍懸頂,肯定會有所影響,本是風水寶地,卻被邪惡不斷入侵,我說過,若是利劍不除,你楚家將會有大難,家破人亡的那種。”

“你的車禍,你爸爸的車禍,現在事業出現這麼大的問題,我覺得應該脫離不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