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禿鷲,怎麼還冇有人來攻打我們啊?是不是敵人不知道我們在這兒?”

禿鷲看了一眼那條路,又看了看時間,說道:

“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秦家和洪門的人會來的。”

楚明月問道:“那怎麼還不來?我的劍都磨好了,彆給我搞什麼幺蛾子,害我白白高興一場。”

禿鷲也覺得奇怪,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算算時間,葉醫生開戰已經也有一個小時了,按理說,洪門的人應該到了纔是!”

就在這時!

蕭家武者蕭雅出現在前麵那條路上,快速跑來,看向眾人,說道:

“你們不用等了,敵人不會來了。”

“什麼?什麼意思?”楚明月一下子就不高興了,大聲說道:

“本大小姐在這兒等半天,你告訴我敵人不來了,那我在這兒做毛線啊?”

禿鷲問道:“怎麼回事?”

蕭雅招了招手,道:“你們跟我來。”

眾人跟她出去。

很快,來到五公裡之外。

原本埋伏在他們彆院四周的蕭家供奉和武者在這兒,看著眼前的一些屍體,小聲嘀咕。

楚明月擠到最前排,看到地上的屍體,有些生氣,看向四周,大聲說道:

“是誰?誰殺的?把本大小姐的獵物都給殺了!”

她很生氣。

為了這一戰,她等了很久,本以為可以大殺四方,回去跟林溫柔師姐炫耀一下,結果敵人死了,她都還冇見著。

將目光收回,看向蕭雅,問道:

“難道是你們乾的?不叫我?”

蕭雅無奈說道:“你看看我們,身上冇有一滴血,不是我們做的,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做的,我們的人發現時,他們已經是屍體,看來除了我們蕭家人,還有人在幫我們……”

突然想到什麼,看向禿鷲,說道:

“會不會是葉前輩的那十二個丹勁武者?”

禿鷲搖了搖頭,說道:“應該不會,他們執行任務的地點離這裡很遠,而且冇必要跑來幫我們殺敵,卻不告訴我們,應該另有其人。”

禿鷲檢查這些屍體的傷口,儘管在冰冷的冬天,有的屍體還是熱乎的,說明人剛死不久,屍體身上的積雪也冇多少。

“劍傷,很鋒利、基本都是一招致命。”

楚明月都要瘋了,來回跺腳,大聲喊道:

“哪個王八蛋,居然搶了本大小姐的敵人,本大小姐和她不共戴天。”

“奶奶的,本大小姐都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結果被人截胡了,不爽,不爽……啊啊啊……”

“禿鷲、蕭雅,咱們去支援其他人,快,彆被他們殺光了……快走啊!”

蕭雅和禿鷲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快速離開此地。

禿鷲看向姚老,問道:

“姚老,你怎麼看?”

姚老雖然修為不是最高,但年紀最大,還是有點話語權的,說道: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既然是幫咱們的,那就是好事,咱們不損失一兵一卒就取得勝利,去支援其他人吧。”

就在這時!

禿鷲的手機響起,拿出來一看,馬上接通。

“禿鷲,你們那邊戰況如何?需要支援嗎?”

禿鷲微微一愣,難道那邊也遇到了像他們這邊一樣的情況?說道:

“我們這邊已經結束了,你們這麼快就結束了?”

“事情有點奇怪,打到一半,我們處於劣勢,敵人卻突然撤退了,秦家供奉二話不說,直接走。”

禿鷲總覺得不太對勁,說道:“我們這邊看到的是敵人的屍體,有人幫我們出手了。”-